淄博再度压缩建陶企业 驱逐熔块行业

来源:陶城报-陶城网 作者:记者 高琰 2016-04-23 点击:4954次 A- A+

   宁可不让企业进,进园企业一定高标准
  
  陶城网讯 4月14日,淄博市建陶行业重点企业环保座谈会在中国(淄博)陶瓷总部召开,淄博市环保局副局长吴国栋,淄博建材冶金协会会长侯勇、副会长张志勇等协会领导,以及建陶行业负责人三十余人共同参加了此次座谈会。
  陶城报记者从会上了解到,淄博市将把熔块行业从淄博驱逐出去,最终博山区彻底关停,桓台保留几家。对于建陶企业,淄川区88家在范围内的企业计划只保留20家,名单还没有最终确定。张店区原来计划保留43家,现在是38家,两年之内要全部搬迁或关停,淄川区今年17家要关停,剩下的2017年底全部要搬迁、关停完毕。
  淄博市市委书记王浩指出:“宁可不让企业进,但是进去的企业一定是高标准的。”
  省标低于国标陶瓷环保压力空前
  自2015年淄博市环保工作开展以来,环保问题已成为一个焦点问题,建陶行业压力空前。会上,吴国栋说道:“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环保局做出了淄博市空气质量改善及“十三五”防治规划,目的是为了改善淄博市在全省乃至全国空气质量恶劣的前瞻性、概念性的东西”。
  济南的环保,去年一直在全国的倒数前十位,个别情况下倒数第一或第三,2015年总体济南占倒数第七,淄博在全省的排名低于济南。2016年下半年,全国重点考核113个城市,其中包括淄博。第12届人代会上,李克强要求到2020年全国的地级市,空气质量的优良天数达到80%以上,而相关数据显示,2015年淄博市空气优良天数刚刚过40%。
  据悉,山东省环保工作目标是到2020年空气污染总体指数改善50%,现阶段相比环保国标,省标准明显偏低。对于新标准,多数人认为沿海城市、旅游城市容易达到,但重工业城市的达标会存在一定困难。
  2015年,吴国栋开始分管大气治理,他表示:“淄博建陶从2008年开始历经三轮整治,从粗放到集约,治理上从低层次过渡到规范治理,淄博陶瓷企业在全国不是最好,但也不是最差。”
  120个监测点公开空气质量数据
  针对现在淄博的大气污染防治,淄博市环保局和清华大学、中科院做了相应合作,但是后来没有用他们的比较精准的模型。吴国栋解释:“因为他们的模型是用在全国范围内,不管城市特点。而我们则选取了几个因子,抛弃了几个因子,确定了淄博的重点区域、重点行业,还有重点点位”。
  据了解,淄博目前有22个监测点位,对外公开报告淄博市的环境质量,而且近期在南部的六个乡镇安了六个在线监测系统。截至会议召开之时,数据显示几个陶瓷重镇数据分别为南定500,湖田430,双杨420,罗村360,傅家306,沣水284,整体数据在全市依然偏高。
  为了能够对全市总体空气质量有一个更加清晰的认识,让社会各界知道当天是什么情况。吴国栋透露:“淄博市环保局计划6月底,88个乡镇全部安装上在线监测,全市总共达到120个监测点”。
  结合目前的情况,淄博市环保局确定了重点行业、重点区域,环保整治的第一个重点行业是钢铁焦化,第二个是建材,第三个是铸造和碳素。
  驱逐熔块行业走出淄博
  “1月份左右建陶行业全部停产整顿,淄博环境质量位于全省第11位,2月第13位,3月第14位,2015年淄博市空气污染指数十点零几,第16位八点几,我们和它差了百分之二十,我们把第十六位远远抛在后头,今年目前我们是七点多,上月是八点二几,总体说我们位次有所改进,但确实在全省还是比较严峻。”
  2016年淄博市环保局列出了重点行业、重点区域和重点点位的治理,其中钢铁焦化的总体治理思路就是关停淘汰。对于建材行业,包括建陶、耐火、熔块,吴国栋在会上表示,要把熔块行业从淄博驱逐出去,最终博山区彻底关停,桓台剩几家。熔块的主要污染是硝,对于氮氧化物,十一五之前对氮氧化物没有放在主要位置上,以后逐渐放到十二五的考核指标中,熔块的氮氧化物,主要是热力型,高温下空气中氮气和氧气发生反应生成,这种浓度比较高。另一方面,熔块厂的利润比较薄,是粗放型的产品,各部门下决心把熔块从淄博驱逐出去。
  吴国栋指出:“淄博市环保工作上半年重点在建陶,下半年重点是耐火材料,其主要问题在于脱硝,方式和建陶基本相似”。
  现阶段不建议企业做超低排放
  至2017年,淄博市指定的环保标准里将执行超低排放,距离执行此标准还有两年的时间,但吴国栋表示:“执行标准决定投资强度和试用期,企业现在追求的超低排放,其实环保上从来没有这个说法”。
  吴国栋认为,目前为止,业内对超低排放还是有争议,超越了BAT,方式也是极端不科学,脱硫的主要方式用碱中和硫,碱都是来自矿山,用这么大的代价治理煤炭显然不合适,我们在这方面可能要犯大错误,破了山挖出石头烧制成石灰,脱硫后的废石膏,以后也是问题。
  脱硫也是问题,传统脱硝就两个方式,最近又多了退化和氧化,SNCR就是在750°到850°直接喷氨,用氨水、尿素或者高分子的还原剂和氮氧化物氧化中和形成氮气,干燥塔或热风炉上用着,SCR在特别选择催化上,也是加氨水、尿素还原氮氧化物,再就是氧化法用双氧水、臭氧、催化剂,但是所用的还原剂还是氨水、尿素或是高分子,仍然是化工产品。
  对于超低排放,吴国栋建议大家,尽可能不要搞,他认为超低排放是超越极限的。依照企业的脱硫方式基本上是照搬照抄火电的,陶企的超低排放需要谨慎考虑如何执行。他举例说明,在白杨火电厂,最早是炉内一套喷硝,两层催化层,大概300多立方,接着一个除尘器,后面一个脱硫塔,在后面是排放,达到锅炉的二氧化硫200尘50,氮氧化物300,这是2013的标准,为了改成超低排放,催化剂加成四层,接近400-600立方,等于把脱硝层架从两层改成四层,脱硫塔改成两个串联,就是增加了脱硫塔,除尘改成4级,脱硫塔后面放一个实时静电除尘器,5个系统组成。脱硫除尘效果是好,但是属于大马拉小车。
  目前,建陶行业,在治理上最难的是脱硝,而大多数陶企采用热风炉做干燥塔,效率比较低,还有氨逃逸的问题,窑炉最高烧成温度1200°,低温脱硝难度也是比较大。
  建陶行业实施“一票否决”制淘汰
  吴国栋指出:“2008、2012,包括今年的几次改造,将来就按照四个统一来进行。如果把统一制粉去掉,那三个统一没问题。大概2008年、2010年就提出三个三分之一,三分之一关停,三分之一搬迁,三分之一就地改造升级,目前还是按照这个思路来,数量不能逐一而论,总体来讲,张店城区,外环以内必须要关掉”。
  淄博建陶行业中双杨镇做的相对比较规范,尤其是北京路往西新上的陶企,而原本张博路往东那一片档次较低。整体规划如何调整,既存在经济、环保、安监等各部门的压力,也有企业升级改造的内动力。吴国栋表示,环保局曾经测算过,不到300条线,300多万吨的燃煤量,对中心城区的空气贡献量大概在四成左右,周边大概8个点位,加上这六个乡镇就是14个点位,对这个行业比较担忧,1个企业达标没问题,10个企业达标也没问题,但是累计100个时候,就出现大的拐点,区域内极端难堪,大家都达标,超低标准是30个微克,我们的空气质量是300毫克,几个数量级的改变。
  在建陶行业的改造规划中,吴国栋明确强调:“现在是做减法的工程,而且标准为什么这么严格,就是计划在建陶上实现一票否决制,把差的、劣的驱逐出去,前几年化工行业大面积调整,很多企业转移到外面,我们的区域容量是有限的,计划用刚性的方式调转”。
  夜间禁止制粉还将持续执行
  2015年11月,山东省淄博市淄川区冬季大气污染防治工作动员会议根据《淄川区2015-2016年度冬季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为期100天的冬防期间建陶企业一律停止夜间制粉。2016年再次实施夜间禁止制粉政策,据介绍,目前数据显示空气质量最差的时候是从晚上11点到早晨7、8点,一方面有气候的原因,但更多是个别企业偷排偷放,企业选择晚上做,造成晚上浓度很高,峰值一天很难下降,基于这个判断,所以综合有了禁止夜间制粉的决定。对于诸多企业关心的时限问题,吴国栋回答目前环保局现在没有任何松口的迹象。
  提到环保细致工作,吴国栋也提出了自己的见解:“行业治理还需谨慎,列入就地改造升级的企业更要珍惜机会,将脱硫、脱硝设施,像钻研窑炉一样钻研,环保是专业工作,不要听风就是雨,照搬照抄,好多就是一套技术大家一模一样,隐患很大,包括双杨原来的不锈钢脱硫、双碱法,都经不起检查,只是临时管用,将来持续运行还要综合考虑”。
  在环保设备投入上,他建议,选择技术上慎重些,最好找几个明白人仔细研究,并不是搬上就能用,江湖郎中什么病都能治,先行先试的东西还是风险比较大,说的比较多,不一定准确,都是我个人理解,可能和政策略有不同,还要以政策为准。
  20家保留陶企名单未定
  会上,侯勇透露,接下来的环保执行只会是越来越严格。目前,从建陶行业来看,面临问题,一是以环保为代表的大气治理,二是以燃料改善节能减排为代表的绿动力工程,三是以大的结构为代表的主城区南部区域结构调整、优化升级,建陶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
  去年淄博优良天数是40%,按数据计算,平均下来4年时间每年淄博市要提高30多天的优良天数。侯勇认为,经济要发展,环保的控制只能越来越严,现行的标准是2016年和2017年的标准(第三阶段标准),三阶段以后标准再提高,控制的指标还要再压缩。可能是几倍的向下减,否则很难按照国家政策标准完成任务,所以侯勇也建议各建陶企业应该有个清醒的认识。
  据了解,在结合绿动力的燃料结构调整和南部区域组织结构的调整中,淄川区88家在范围内的企业计划只保留20家,但是20家企业并没有最终确定。张店区原来是43家,现在是38家,在两年之内要全部搬迁,或者关停,淄川区今年定了17家要关停,剩下的2017年底全部要搬迁、关停完毕。
  需搬迁企业要么在淄博以外的地区发展,要么进中铝工业园,就目前园区情况,容量有限,之前规划12000亩地,若把绿化带、公路扣除掉净地面积不会很大,真正能够用来建厂的会很小,容量有限,而且进入门槛极高。王浩指出:“宁可不让企业进,但是进去的企业一定是高标准的。”
0网友评论
品牌推荐 >>
  • 热门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