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灶成了南风古灶 107条窑只剩两条

来源:陶城报-陶城网 作者:特约记者 黄忠免 2016-06-06 点击:3117次 A- A+

  口述:霍流芝,84岁,工艺美术师,石湾日用陶瓷三厂退休职工

  之前不是说了,石湾霍氏第十代霍以善起了南风灶,那是明正德年间的事了。那时是公元1506年,霍以善当时是在文灶的基础上进行结构改进,然后才起的南风古灶。文灶也是龙窑的一种,是从唐代就开始兴建并流传下来的龙窑,从唐代一直到了明朝,觉得文灶已经有点落后了,就改进起了南风古灶。

  窑灶是制陶生产一个非常重要的生产设施,从窑的构造,可以看出生产力发展水平。在原始时期是没有窑的,烧陶是露天烧的,就像现在的烧烤一样。到夏商周时期,人们才懂得要起个窑来烧,或者在山脚下挖个洞,或者先垒好泥坯再加砖砌窑。秦朝有了固定的窑灶,就是那种圆圆的像个馒头一样的馒头窑,有了固定窑,省了烧窑时砌窑的功夫,省了很多燃料,产品的质量也提高了好多。在山西那边,这种馒头窑一直用了好久,到我们霍家走难到南方之前还在用。那边是烧煤的,煤窑的结构跟南方柴窑的结构不一样,煤窑就是一个蒙古包那样的,圆圆的,就是以前那种馒头窑的扩大和改进版。石湾这边,到唐代已经有那种横卧在山岗上的龙窑了。这种早期的龙窑,每排窑顶有两个“火口”,就是投柴口,直径三十公分这样。这种龙窑的产量和烧制质量,要比以前那种馒头窑进步好多。

  我们的祖先,也是来到石湾后才用龙窑,才开始造龙窑来烧陶器。石湾的环境条件是不同于山西的,石湾没有煤,整个广东和珠江三角洲都很少有煤,我们只能烧柴,所以造的窑不能和山西的一样。我们族谱上有记载的,到霍氏第三代,就是第一代霍以善的孙辈那一代,我们霍氏三世祖元山公霍元山起了一条文灶窑,是根据石湾的条件起的。文灶比较短,没有现在的龙窑这么长。后来石湾慢慢陆续起了陈灶、白云灶、张槎灶、沙路灶、高灶、新灶等,这些窑灶的建造过程,都是一个对石湾窑的摸索改造的过程。

  一直到南风灶建起来,石湾窑的结构才算是定型下来。到明代的时候,珠江三角洲的人越来越多,作为日常生活必需品的陶器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大,石湾陶器需要扩大生产。原来的文灶龙窑的规模太小,产量提不上去。而且文灶只有两个投火口,烧的时候火力不均匀,靠近火口的容易烧得过火,远离火口的火力又往往不足,这样烧出来的产品次品率很高。霍以善建南风灶时,在文灶窑的基础上增加了窑的长度,又把原来文灶窑顶每排两个投火口改成五个火眼,窑的长度加长了,火眼与火眼之间的距离也靠近了,既提高了每次的烧制量,烧出来的产品也好了好多。那时候一共是起了四条窑的,后来有两条拆了,现在只剩下两条。跟以前的窑灶不一样,南风灶还起了瓦顶棚,可以挡太阳,遮风挡雨。之前是没有的,都是露天的,所以烧窑的人很辛苦,日晒雨淋,又影响一些产品的质量,因为泥坯都怕雨水淋。受南风灶的影响,后来石湾的龙窑基本上也都跟着起了瓦顶棚。

  中国各个陶区的窑是有所不同的。景德镇窑也是烧柴的柴窑,但窑的结构和形状都跟石湾龙窑不一样。石湾龙窑像南风灶这种的,是依山形建造的,景德镇不是。景德镇窑只有一个投柴口,我们龙窑有几个火眼。醴陵窑跟我们也不一样。北方的窑就更不一样了,北方烧煤,我们南方没有煤,都是烧柴的。可以说,石湾龙窑的构造是非常特别的,特别是它依山形的建造和它的窑眼。有一些专家认为石湾龙窑是比较先进的,跟其它陶区的窑比,石湾窑对于热力、火力的利用是比较好的,可以最大发挥热能,可以烧到一千二百多三百多摄氏度,而且火候也比较稳定。

  南风灶是公元1506年起的,到现在有五百多年了。这五百多年里,石湾窑基本都是按照南风灶的结构规模来改造或新起。以前石湾有107座龙窑,现在就只剩下两条。南风灶也变成南风古灶了。为什么叫南风灶?因为它灶口向南,是南北走向的。据说它建成第一窑点火的那天,也刚好是澜石那边有个黎涌村,有个叫伦文叙的人高中状元后回村烧炮仗入祠堂的日子。这个从迷信的角度来说,不得不说是一个良辰吉日,也难怪此后几百年,南风灶的炉火都是那么兴旺。

  1958年,大跃进的时候,石湾要跟全国人民看齐,要大炼钢铁,南风窑还曾经被拿来炼过钢。那时烧柴不能达到炼钢所需的温度,最后就烧煤;又因为烧煤需要供氧通风,最后就加建了烟囱。后来,南风灶曾用木糠、重油等做燃料,烧了20年,一直烧到改革开放后隧道窑、电气窑普及使用。

  南风灶活了500多年,可以说是石湾陶瓷最鼎盛最繁荣时代的一个见证。所以,我回到石湾后一直在努力,一直在想怎么保护它、开发它。大概二零零几年的时候,我们陶三厂要给它申请世界文化遗产,结果这个消息被另外一家工厂知道了,就来抢我们的名头。那个厂也保存有一条龙窑,就是我刚刚说的南风古灶之外石湾仅剩的另外那条龙窑。为了申遗,他们把这条窑说成是有四百多年历史的古窑;实际上,它只有五十多年的历史。这种搞法分明是在造假嘛,我是非常反对造假的。我当时就写了一个文章交给石湾一个报纸,后来文章发表了全市惊动,大家这才知他们原来是在搞假货。

  要是没有我这篇文章,他们申遗也许就成功了。当时,南风古灶申遗的时候,我们那个领导因为贪污抓进去坐牢了,本来厂里效益不好,也没有什么钱,申遗的事情也就没人理了。那个厂就不一样了,他们有钱。他们在外面沟通活动多,我们很闭塞,都没有怎么主动联系外界。他们有很多有名人,又很会制造舆论,据说他们还为这个事花了一笔巨款。如果我当时没有拆穿他们,他们也许就拿下来了。

  他们这个古窑是怎么回事呢?其实就是现在他们那个厂的所在地,原来是有个灶,一共有五条窑,就像我们南风古灶本来是有四条窑一样。但是这个灶早拆了,日军侵略的时候就拆了。原先他们觉得龙窑落后,拆了就拆了,也没人可惜。解放后,他们要做艺术陶瓷,龙窑烧艺术陶瓷比较有效果,这回他们才知道龙窑的好,就请人重新起了一个。这个大概是1957年到1958年的事,实际上就四十多年,后来造假说有四百多年。我们的南风古灶就真真正正有五百年,货真价实,没有动过。

 

  我拆穿他们,他们肯定恨死我了。我知道,石湾很多人因为这个事,对我有很大意见。但是换到现在,我照样拆穿他,因为这个问题涉及到世界陶器史,如果记录在历史里面,就成为欺骗世界、欺骗子孙后代的大谎言了。这个就是历史,历史应该是怎样就怎样,不能搞假。

0网友评论
品牌推荐 >>
  • 热门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