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under40”2018全国启动,梁志天、黄全携逾千名青年设计师燃爆现场!

来源:陶城网 作者:佚名 2018-05-04 点击:1889次 A- A+

滚滚红尘帝王都,悠悠岁月百姓城。5月4日青年节下午,“40UNDER40 中国设计杰出青年(2018-2019)全国启动礼”在西安君悦酒店隆重举行。国际室内建筑师/设计师团体联盟( IFI ) 2017-2019年度主席、梁志天设计师有限公司创始人梁志天先生,40under40中国设计杰出青年(2016-2017)上榜人物、集艾设计总经理/设计总监黄全先生作为主旨嘉宾亲临现场强力助阵,来自全国逾1000名设计师纷至沓来,以及全国20多个省市设计行业协会组织代表、媒体人共聚一堂,活动现场高潮更是一波接着一波,上演了一场思潮涌动、精彩纷呈的青年设计盛会。

活动现场

据悉,本次40under40全国启动礼活动由广州设计周主办发起,设计约、大师工作营、设计联、《现代装饰》联合发起,鹰牌陶瓷作为40under40全国战略合作伙伴倾力承办,并获得陕西省室内装饰协会特别协办和西安青年设计师俱乐部特别支持,刷新了西安设计师活动规模、影响等多项记录。

陕西省室内装饰协会执行会长贺榆霞会长亲临活动现场,为西安青年设计师发声。

40under40,助力中国设计黄金一代的崛起

启动礼现场,广州设计周执行总监贺文广先生介绍道:发起中国设计界“40 UNDER 40”是广州设计周助推中生代青年设计师群体共建中国设计未来,助力中国设计黄金一代崛起的举动。秉承这样的初心,2016年,广州设计周在IFI认证、全球同步推广的专业背景下主导启动了首届“40under40中国设计杰出青年”年度榜单,2017年,进入第二届的“40under40”首设“省区榜”,包括台湾在内的全国26个省区响应参与、影响力可谓空前,2018年,步入第三届的“40under40”将更系统化深耕,增设“城市榜”,将覆盖超100个城市、30个省区,通过举办“城市榜—省区榜—全国榜”分级评选活动,发布并表彰城市/省区/全国不超过40位40岁(含)以下在室内建筑设计领域具有卓越表现和专业成就的青年设计师,打造中国室内设计圈覆盖范围最广、参与人数最多、影响力最大的青年设计领袖人物年度盘点。

广州设计周执行总监贺文广先生致辞

全国20多个省市协会组织代表远道而来,共同参与40UNDER40全国启动礼

同时,在现场逾1000名设计师的共同参与和见证下,国际室内建筑师/设计师团体联盟( IFI ) 2017-2019年度主席梁志天先生、集艾设计总经理/设计总监黄全先生、广州设计周执行总监贺文广先生、鹰牌集团副总裁陈贤伟先生、鹰牌营销中心总经理郑雄林先生、西安鹰牌陶瓷董事长张茂林先生、陕西省室内装饰协会执行会长贺榆霞女士、西安青年设计师俱乐部发起人王雪峰先生共同启动了“40 UNDER 40中国设计杰出青年(2018-2019)”,正式开启2018 40under40新篇章和新征途。

启动礼照片

鹰牌陶瓷,助力设计青年成长入选IFI全球资源伙伴

而作为2018“40under40”全国战略合作伙伴的鹰牌陶瓷,秉承“鹰牌陶瓷,助力中国设计黄金一代”的使命感,更是获得了“室内设计联合国”—国际室内建筑师/设计师团体联盟(IFI)的青睐,正式入选IFI2018全球战略资源伙伴的阵营,活动现场国际室内建筑师/设计师团体联盟( IFI ) 2017-2019年度主席梁志天先生向鹰牌集团副总裁陈贤伟先生进行了简练而隆重的授牌仪式,并在上午举办的媒体见面会上给予了鹰牌陶瓷高度肯定和赞许。

梁志天先生为鹰牌集团副总裁陈贤伟先生授牌

鹰牌集团副总裁陈贤伟先生现场表示:鹰牌陶瓷作为44年的老牌企业,在自身的发展中不断地思考如何在适应市场的环境下,加强设计力量与提升设计价值,平衡当代需求与未来趋势的关系,以一个设计者的姿态思考下游需求,这是大家风范,也恰恰体现民族品牌的力量。2018年能够入选IFI全球战略资源伙伴,对鹰牌陶瓷而言是一份来自全球设计界的认可和鼓励,也更是一份责任,鹰牌陶瓷必将坚持与设计为伍,坚定设计驱动型品牌建设之路不动摇,全力支持和参与“40 UNDER 40中国设计杰出青年”,与广州设计周共同助力“中国设计黄金一代”崛起。

 

鹰牌集团副总裁陈贤伟先生致辞

西安鹰牌陶瓷总经理马凌女士在会上则呼吁西安的优秀青年设计师踊跃报名参评,勇于为自己、为西安设计发声。

西安鹰牌陶瓷总经理马凌女士致辞

黄全首讲“设计迭代”,干货满满备受好评

设计师如何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以40under40中国设计杰出青年2016年度上榜人物的身份出任本次启动礼主旨嘉宾的集艾设计总经理/设计总监黄全先生,带着这个问题给在场逾1000名设计师分享了主题为“设计迭代”的精彩演讲。

黄全主题演讲

在黄全看来,得益于中国地产业的繁荣兴盛,目前室内设计行业可以说是迎来了最好的时代。但机遇永远与挑战并存,要想在众多同类公司中脱颖而出,在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就必须打破业内同质化竞争的僵局。从产品设计的角度来说,就是要学会推陈出新。集艾一直以来坚持的“海派东方”设计理念与“设计迭代”的想法其实同出一源,在通过对绿地海珀黄浦售楼处、莘庄中心、苏州高铁新城MOC芯城汇销售中心等案例的成功打造,“海派东方”理念目前已臻于成熟。此外,集艾在用“去办公化”打造办公空间的践行过程中,也积累了大量经验,这些都有利于完善对“设计迭代”这个概念的认知。

现场设计师认真聆听黄全主题演讲

问答梁志天,另一面的梁志天故事更精彩

从国际顶尖设计师,到全球百大室内设计师事务所“住宅项目”第一位的设计公司创始人,再到国际室内建筑师/设计师团体联盟(IFI)第一位华人主席,梁志天先生成功演绎着多重身份。而他设计背后的故事,又是怎么样的呢?

在此次“问答梁志天先生”的环节中,特邀西安知名设计师郭刚先生(互动主持)以及党明先生、殷朝伟先生、陈维思先生、孙林先生作为互动嘉宾,与梁志天先生展开对话,探寻梁志天先生设计背后的故事,让现场逾1000名设计师看到了另一面的梁志天。

 

以下为问答实录。

郭刚:在主持这个环节之前,先借这个机会感谢广州设计周,感谢鹰牌陶瓷,给我们西安设计师提供这么好一次学习的机会,我代表西安设计师向你们致敬,谢谢。

我注意到台上请上来的都是设计界的“老炮”。梁志天老师应该来过西安很多次,我知道上次也有这样的环节。既然是《对话梁志天》,我想抛砖引玉:请问梁志天老师,您对西安总体的印象或者对西安设计行业有怎么样的印象?

梁志天:首先我觉得坐在台上的人都很年轻,因为40+40是80年,我今年61,还可以参加20年(笑)。

对西安的印象:首先我觉得西安的人特别热情,我每次来到西安都吃的很饱(众笑),因为他们都知道我爱吃,所以每次来都把所有的晚宴安排的很好,吃的特别多。在我内心里面,西安的人对我爱吃的习惯还是蛮了解的,所以我觉得来到西安很开心,特别是看到有很多是老朋友。

西安有很多中国的历史,还有传统的文化。距离我我第一次来西安有差不多十年了,看到西安在过去十年的变化很多,特别是在城市的发展,现在有很多高楼大厦。现在我看到的建筑很现代,我觉得老建筑和现代的东西在西安可以融合在一起。

郭刚:大家都知道梁志天老师除了是非常杰出的设计前辈的大师之外,他本人还有更多的其他的身份,包括梁志天老师餐饮的公司已经在去年在香港上市了。梁志天老师和魏先生合作的日本料理餐厅也在香港刚刚开幕,大家有机会去香港可以到现场体验。我想问的问题是:梁志天老师您是如何处理一个设计师和一个管理者的多重身份?如何计划您的精力和时间呢?

梁志天:首先从我念中学开始,我就举个例子,我是个运动员,我很喜欢运动。但是都有很多种类的运动人,比如说田径的你跑步,运动员自己跟自己比赛,你要跑的快一点就成绩好一点,基本上比赛的别人和你没有关系,因为你都是跑在自己的跑道上。另外一种运动员是纯粹为了比赛,比如说足球、篮球,你一个人技术有多好都没有用,你必须有合作的精神。我很喜欢运动,我从小学到中学都有很多运动,我是什么类型的运动员?我从田径到游泳到足球到篮球,很多都喜欢。那代表什么呢?代表我喜欢运动的同时,我也很喜欢我一个人提醒自己,作为一个游泳运动员训练起来很痛苦,你每天都在游,就为了将时间提前0.1秒,别人跟你比赛的时候你要自己跟自己别人。我也是一个球队的运动员,我经常跟别人一起比赛,但是我不仅当运动员,我还当队长,还当教练。我当队长的时候希望我们全队发挥最大的力量。我在当教练的时候,我用好的战术、策略比赛。如果你不是要用最好的队员来比赛,因为你要把最好的队员的比例留在下一场比赛,所以这些东西要考虑。这就说明首先我是一个能够单项的运动员,全能的运动员我也可以做,所有的运动我都可以做,也可以当一个队长,也可以当教练,基本上我是全能的运动员,包括不同的身份。

我工作上面其实我现在到今天做同样的东西,有的时候我一个人在想东西,在工作,就像当单项运动员一样。有时候我带着团队要一起工作,那时候是队长的身份。现在我是教练的身份,基本上这个从运动生涯看到我在公司不同的角色。我是一个全能多方面的运动员,是一个全能的设计师、投资者、管理员,不同的身份。

郭刚: 梁志天老师用球队的组合来表达他的认识。今天这个环节叫做对话梁志天,我们今天有幸请到梁志天,黄全先生刚才做了精彩的演讲,40 UNDER 40的对话开启了我们广州设计周的开始,我想把中间这个位置留给黄全先生,请黄全先生一起参与我们对话梁志天的环节。说实话我插一点自己的感受,黄全这个名字我是在前天刚刚听到并熟悉,真的是一个非常新锐,非常年轻的设计师。我刚才听了他的演讲,真的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想在座的有多少是82年的设计师?36岁的黄全在我们这个行业做的如此优秀,梁志天老师也一定深有感受,我想一会黄全跟梁志天老师之间一定也会有精彩的对话。当然今天这个环节我们希望通过跟梁志天老师的对话,来解读这样一个设计师他的成长历程和他背后我们所想知道的一些故事。前面这些话都是我作为这个环节的主持抛砖引玉的,今天请到西安的这么多知名的,有影响的设计前辈,两两组合一百岁这样的设计师,他们一定会有很多很多自己的体会,也有很多非常需要跟梁志天老师来沟通的一些内容。我想从顺序上开始,因为这几位都是我的好朋友。

殷朝伟:这个问题在开始之前的时候雪峰跟我们也讨论过,我也想了很多。但是还想先问一下梁志天先生对先西安文化的了解?实际上西安是有自己的文化,西安是一个文化我不想再说,西安是一个对自己的传统和文化我个人认为是固守住的一个城市。外地的人在西安发展也不错,当然西安也有很好的很优秀的设计师,比如我身边这位党明先生。但是大多数情况下,我觉得西安人离开西安或者外地人来西安,我觉得从我们这个行业来说,都很棒,当然包括陈维思先生也是香港人。我想说西安是一个有文化的地方,香港和西安比,它相对有自己的另外一种文化。我认为每一个文化到最后会在一个过程当中,自己最优秀的东西可能是制约自己的东西。那么你在我们这个年龄,因为你是57年的,你在我们这个年龄,你觉得什么是你最困惑的?比如说时间或者是精力,希望能在这个地方给我们分享一下。

梁志天:谢谢,你就是问我现在目前有什么最困惑的地方是吗?

殷朝伟:我是问你在我们这个年龄,我现在也差不多40多岁的时候,你认为什么东西困惑你?

梁志天:最近我在演讲的一个新的话题,我用了孔子的论语,虽然我对中国的文化不是完全的很了解,当然没有在座的了解,我看了以后有点感触。首先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我觉得这几个阶段对我来说好象很配合我事业发展的过程。因为我是1987年30岁的时候成立我自己的工作室,三十而立刚好,成立了我的工作室。四十而不惑,我觉得是非常对的,我40岁的时候是1997年,1997年当时香港回归中国的那一年。那一年我在90年—97年的合作伙伴刚分开,我要再思考,我在想,那个时候我40岁了,刚好香港回归中国的年,我以后的路怎么走,就好象你刚刚问的问题。但是我很清楚,我不慌,我知道我选择什么。首先我40岁之前还是以做建筑业为主,那个时候我是学建筑的,所以我30岁—40岁主要是做建筑的设计。但是我做了10年,我就发现在香港做建筑的设计,时间要跨很长,10年以后再回头看,真正满意的项目没有多少个,可能只有1、2个。对我来说,我是不能接受的,因为我是一个非常讲究效率的人,我是非常着急的人,所以这么小的公司我不太满意,这样走下去不太对。我问自己应该怎么做,我很清楚的知道其实我建筑以外还是非常喜欢做室内设计。我把东西一分为二,之前我跟合作伙伴分开,我们是以建筑为主。我一分为二,一个是梁志天建筑有限公司,另外叫梁志天室内设计有限公司。很简单,我的方向很清楚,首先我不能只做建筑,建筑以外我必须把建筑设计和室内设计共同来做。那个时候我对我的前途很清楚,我做建筑设计以外,我还喜欢做室内设计。但是我不能把它当做建筑设计来做,这样我的员工不支持我。有些建筑公司中室内设计只是一部分,我就分成两个领域,都是同样的重要,同样的关注,同样的重视。

第二个很重要的决定是我很少去内地,基本上都在香港。97年以后香港已经回归中国了,是不是应该作为香港人,也可以跑到国内来做一些事,而且我对中国的发展还是充满信心的。我就开始在中国做第一个项目,1997年开始做的。所以1997年对我来说非常重要,但是我在1997年40岁的时候要好好的回顾自己,你应该做什么,你不应该做什么,你应该有什么改变。从1997年那个时候我只有40、50个员工,我基本上在国内的建筑设计是零,到今天我公司室内设计有85个,这个改变对我影响很大。我觉得40岁最重要的是要静下来,再想想你过去40年做过什么,你真正的享受,你真正能做什么,你不应该做什么,要把方向做的很清楚。因为你40岁已经有判断的能力,所以应该做一个修正和调整,全心全意的发展下去,这是我的经验,我希望可以给你参考一下。

郭刚:谢谢梁志天老师,我突然明白一件事,广州设计周为什么要设这样一个40 UNDER 40的选拔或者推动,真的是在设计这个行业当中,40岁上下的算是中坚力量,他们有了一定的历练跟积累,这个时候也很出成果,也很容易遇到迷茫。所以我们广州设计周设计这样一个项目,特别棒,这个活动非常有意义,也谢谢梁志天老师给的这样一个启发。接下来这位帅哥正好40岁,也是我们西安设计师当中才华与帅气并重的党明先生。

党明:梁志天老师好,我直接切入正题。在西安这两年的发展很快,有很多的业主希望用他自己的方式做很多好的项目,他希望在自己的项目里面花很多的资金,请国内国外不同的设计师。可能对于很多业主来说,他并不清晰所有的状态来投入这样的经费。对于很多现在的境内外知名设计公司,都会遇到一个状态。我们不可能面对所有项目的时候,你自己满意那种。但对于业主来讲,又是唯一性的,他请著名的人来设计,而这个人在机构又没有满意的作品,这个点怎么破,您可以从设计师的角度,同时作为业主的角度帮我解读一下,谢谢。

梁志天:我觉得一个项目的成功不可能只有一方面的投入力量,设计师只是一部分,甲方非常重要,施工方非常重要,起码这三角形的关系。只有好的甲方,没有好的设计师,没有办法做出好的项目。只有好的设计师,没有好的甲方,也做不出好的项目。我觉得一个好的项目真不容易,首先是有一个好的甲方,什么才是好的甲方?不是他有钱,能把最好的设计师请过来就是好的甲方,首先他要很清楚他要的是什么东西。然后他投进去的成本也好,时间也好,跟这些东西配的。对我来说,我们不是一定要做高端的项目,有些成本不高的我们也可以做的很好。我觉得这个甲方第一要很清楚这个建筑的定位。另外,我觉得甲方也是要有一个开放的态度,很多人说要尊重设计师,当然尊重是最基本的。我们作为设计师,我们要求甲方要尊重我们。我觉得这个东西是三方面的,我们都是要明白甲方的立场。我们做设计的时候,我经常在我公司里面跟我的设计师讲,如果你把你的位置转过来,你站在甲方的立场上,你会怎么想,你会怎么做。我觉得有很多设计师不会这样想,如果不会这样想的设计师,我觉得他不是一个好的设计师。我们做一个项目,不是来满足我们自己的欲望,我们必须要了解、尊重甲方的要求。我们要尊重甲方,我们在西安跑到迪拜,跑到泰国做项目,坦白说我们不可能对每一个地方的文化背景,所有人的习惯都很理解,我们还是要通过甲方,通过跟其他人的了解,慢慢的去多了解他们的要求。所以我们要虚心的学习,一个好的甲方,一个好的设计师,好的设计师不代表他是名气有多大,不一定代表他公司有多少人,或者产业有多少。我觉得一个好的设计师首先要把每个项目很认真的去思考。有了这两个以后,当然我们希望在有一定水平的前提下,这样我们可以把我们的理想变成实在的作品。如果大家都是从这个立场出发的话,能够做一个好的项目的机会还是有很大的机会。在我们公司里面,我们可能遇到的问题相对来说比较小,为什么呢?我觉得我们很幸运,其实我不太讲设计风格,因为我们不可能只有一种设计风格。黄全说我们不能够一成不变,我没有说过这个,我们都是按照每一个项目来做定位的。当然我们可能在不同项目有不同的变化。从我们以前的作品来看,有很多甲方基本上都明白,今天做真正可以,做什么不可以,有些设计是我们不能做的。

第二个,我们在设计界的名气还是可以的,有很多甲方来找我们的时候,基本上都是主动来找我们。首先他们了解梁志天公司的背景,梁志天公司的能力,基本上我们可以选一个好的甲方。选好甲方以后,出现问题的机会就小了。反过来说,如果你的公司什么客户都做,客户对你的理解也不一定对,那你错配的机会就提高了。开始做的时候问题还没有出来,但是一做下去怎么越走越远。就像挑老婆一样,男的有情,女的有意,你们两个人吃顿饭,肯定可以谈得很好。但是从第一顿饭到恋爱,再到结婚,时间越长问题越多,所以第一面还是要好好的选择。我们这么多年也出现过错配的情况,一个甲方可能他以为我能做这个东西,他有这样的想象,他有一个诉求。后来发现他想要的东西我没有办法满足他,我们还是有的。但是我们这个机会率比较低,就是我刚才说的这些原因。

郭刚:梁志天老师思维敏捷,不光在设计专业方面给了我们解疑答惑,谢谢梁志天。昨天吃饭的时候,饭桌上黄全说我办公室有好几本梁志天先生的书,我办公室也有,在座的有多少有请举一下手。看着梁志天老师的书长大的,有很多人。我很惭愧,看上去比梁志天老师年纪小不了多少,但是我也是看着梁志天老师的书长大的。我们公司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不知道我助理从哪找到梁志天的施工图,我让他们认真学习。黄全的体会可能跟我有相同的,也有不尽相同的,刚才听了黄全的演讲,让我看到了中国设计的新生代的力量。黄全作为你这样一个成长,你和梁志天之间你觉得会有什么样的话题是你想跟梁志天先生交流的?

黄全:我们这一代的设计师,我觉得确实是受梁志天老师很深的影响,基本上应该是80左右这一代在梁志天老师的影响下对室内设计的认识、了解到深入,基本上伴随梁志天老师的过程。从我来讲大学开始,梁志天老师很多的作品都是我们模仿的对象。包括后面公司运营商很多也是以梁志天老师的公司运作模式,还有他的一些方法,从梁志天老师身上学到很多。因为我知道梁志天老师当了IFI的主席以后,可能社会的角色会越来越多,从过去的专业的设计师转变为一个行业的领导者或者推动者。梁志天老师想未来希望把我们中国的年轻的设计师往什么方向去引领或者去引导?

梁志天:今天能听到黄全的演讲,我也非常感动。看到一个30多岁的年轻设计师有这样好的成就,有这样好的设计功底,确实令人很兴奋,表示中国设计界有很大的希望。我加入IFI以后,我担子越来越大以后,我一直思考一个问题。中国的设计师缺什么?中国的设计师都是什么水平,往后的路应该怎么走?我说中国包括港澳台,中国跟香港虽然有一定的差异,但是也差不太远。我就发现有两个问题,也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首先,因为我们很幸运,我们有很多机会去跟比如说国外的设计师一起合作,我们跟日本的魏先生一起做我的餐厅,也跟英国的设计师一起合作,还有很多室内设计师工作过。我们就发现有一点中国的设计师普遍是比他们差的是功底,基本功。我不是说每一个设计师都是这样,但是我说的是普遍的情况。中国的设计师如果把我们的作品做好,拍成照片放在网上,甚至你把它送到一些国际性的比赛,可能都有机会能够沿用到一些地方。但是我发现中国的设计师最缺的就是基本功,认识材料的基本功,我估计有很多设计师,包括我公司里面很高的设计师,他们对材料的认识真的不是很够。比如这个地毯它的材料是什么,这个比例是多少,这个比例最后影响地毯的质量。羊毛地毯有很多问题,在不懂的项目,在不同的功能上我们用不同的地毯。包括你们公司的设计师,有多少设计师在挑选材料的时候真正的关心这个材料的来源是哪,为什么挑这个。比如木材也是一样的,什么是环保木材,这些都是要知道的。材料以外是工艺的要求,我估计有很多设计师都不知道瓷砖是怎么贴的,贴瓷砖之前要做什么工作,不是盖上去这么简单。当年我们做设计师,我估计有很多设计师对施工是完全不感兴趣的,也不去了解,这个是中国设计师一个很大的缺少。这个是我们这个行业没有提供一个好的平台或者机会给他们学习。除了材料跟工艺以外,因为现在中国的设计师有很多是做小型的项目,或者做一些家装项目。因为中国的政府可能也在学习的过程里面,他们也没有国外这么多的要求,他们也不懂,也不会提出要求。我们在欧洲,在伦敦做过一个项目,我们的施工方坐下来开会有工程师,有建筑师,什么都有,他们的团队比我们做下来的团队厉害很多,我们感觉很大的压力。不单只是英国跟香港的区别,他们基本的水平,我们把甲方加起来都没有人家专业,我们怎么跟人家沟通。我们要从基本功出发。

第二个,很多设计师都不关心法律,不关心合同,也不关心财务。我觉得设计师有很多种,不是每个设计师都要明白这些。如果你是公司的老板,你要跟别人谈判很重要的项目,你必须要明白合同怎么写,你必须明白法律是什么,你必须要明白财务是什么。普遍来说把设计师看的很简单,做一个漂亮的设计图,选一个漂亮的材料,这就是设计师。我觉得这个跟真正的设计师还有很大的差距。还有一个差距这是我加入IFI明白出来的。我之前做设计把甲方服务很好,但是我加入IFI以后发现,作为一个专业的室内设计师,这些只是工作的一部分。因为设计师对人类,对地球有很多责任。比如说我们设计师有没有考虑到环保的问题,因为人类的健康,地球的健康,设计师是可以有很大的影响。我们有一些不环保的设计,对环境的伤害很大。比如说地震、台风、水灾,室内设计师怎么帮助我们政府和社会改善这些问题。捐钱什么人都可以捐,室内设计师除了捐钱以外还可以做更多的东西。我们看到日本海啸,很多设计师做一些临时的房子,做一些临时的家具,这个时候就是专业设计师能够体现出来的。包括我们对老年人,我们对残疾人士的帮助。我们在做很多项目的时候,我们有没有充分考虑到残疾人士的权力保障,如果政府对他提出这个要求,他会觉得这个要求把我们设计搞坏了,这个想法是错误的。为什么残疾人不可以有享受空间功能的权力,政府要求做一些残疾人的设施,设计师觉得破坏了设计,这是完全错误的。我现在做了这么多年,我现在有点感悟,我希望我的感悟可以慢慢的影响到中国的设计师,改变对设计的看法,在不同的项目可以把我们的基础,把我们对社会的责任做的更好,这样中国的设计才有明天,才会跟世界接轨。如果没有这些,我们只是做表面功夫,做不长久。

郭刚:刚才梁志天老师讲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一句话,梁志天老师作为我们华人的杰出代表,他实际上也在践行着人民对美好生活的相好,这是我们所有设计师的目标,因为设计真的可以改变我们的生活,可以创造更美好的生活。他希望年轻的中国的设计师,真的要静下来,不要浮躁,面对很好的市场机会的时候,希望我们设计师在从事这个行业的时候,能够把自己做的扎实,为推动这个行业做出贡献。黄全旁边做的我们西安的设计师非常熟悉,是我的好朋友,也是非常帅气的孙帅哥。活动之前我向他请教,我主持这个环节的时候跟梁志天老师说什么话题,他说不告诉你,我上去自己说。

孙林:大家好,今天是40 UNDER 40的主题场,我想应该是比较轻松快乐的。我想问梁志天老师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梁志天老师,大家也说了是看着梁志天老师的书长大的,很早就听过梁志天的名气,我也是一样。在那个年代里面信息很闭塞,也没有抖音,梁志天老师怎么红的?第二个有了抖音现在怎么办?

梁志天:所以今天我都没有演讲,黄全演讲了。我觉得在中国我们说天时地利人和,我觉得我很幸运,那个年代给我一个很好的机会。我刚才说过我40岁的时候才开始用心的专注的做室内设计,比我更小的有很多很好的设计师进到中国来。但是那个时候我就觉得首先我是有兴趣做室内设计的,第二个觉得中国有发展的前景。真的没有想到预定的计划要怎么做,只是想把自己的设计做好。当年为什么这么多年知道我,刚才说了做了两个决定,现在想还有第三个决定。第三个决定,我觉得作为一个设计师跟建筑师不一样,因为在香港,香港是英国的殖民地,香港的设计师也是根据英国的设计条例来管理的,所以建筑师是不能卖广告的。但是在美国,那个时候我就看到,在美国有很多建筑师他不是打广告,他是可以做一些推广的行为。既然我不一定做建筑,做室内设计,我觉得推广是可以做的。另外我40岁才做室内设计,黄全36岁都已经这么红了,我40岁能做什么。我40岁觉得我首先要把我的设计做好,做好以后让人知道,所以我就选择把我的设计做一定的推广。但是我推广不是打广告,我就跟一些媒体,那时候还没有网易,很多媒体都不在。我给我的作品开发部会,我觉得媒体对我的宣传还是起了一定的作用。因为它是真真正正把我做出来的东西报道出去。通过这些媒体,我让更多的人知道。当年更重要的是中国高速发展的20年,这是天时地利人和。

孙林:谢谢梁志天老师的回答,我还有第二个问题。作为空间设计师来说,一个是建筑设计室,一个是室内设计师,但是这两大类设计师通常会有矛盾或者很深的矛盾,很深冲突的矛盾。恰恰梁志天老师一边是建筑设计师,一边是室内设计是,这两人打架的时候谁能干掉谁?

梁志天:我觉得首先建筑跟室内设计基本上不会打架,因为我做设计的时候我一般来说是先把平面做好,但是平面我们看平面的二维体,我们把平面跟三维的空间做好。如果不行再改造,改造完了以后做室内设计,最后才考虑用什么材料,做什么功能,所以基本上两个不会打架。我想回答你这个问题用另外一个方向,在97年那个时候我在香港的名气跟今天的黄全一样,我是一个年轻非常有潜力的建筑设计师。虽然我40岁的时候做室内设计,但是我在香港那个年代,我做建筑设计还是有名气的,因为我很年轻,他们觉得应该可以做的更好。后来我同时做室内设计,有多人说为什么好好的建筑设计师做室内设计,很简单,他们觉得室内设计没有比建筑设计名气大。那个时候我不同意,为什么室内设计师的地位不高。这个是传统的一些想法,有些死板的建筑设计师他们虽然做室内设计师的项目,他们不喜欢别人叫他们室内设计师。所以无论建筑设计师也好,室内设计师也好,反正我们都是平等的,我们专业都是对口的。现在对室内设计师的尊重越来越高,这是我们行业很大的进步。室内设计跟建筑设计基本上不矛盾,谢谢。

郭刚:梁志天老师首先是建筑设计师,在97年的时候转型,把公司拆分为二,建筑和室内两个方向,梁志天老师很好的权衡或者平衡了他们之间的关系。我们往往在座的很多设计师是室内设计师,有机会参与到建筑方案,往往建筑已经形成了。有时候我们进行改造或者功能性改造的时候,两者不矛盾。说到建筑师和室内设计师的社会地位,梁志天说的我很赞同。我们室内设计是在整个社会当中的地位越来越得到认可,还是总体建筑还是主导,它应该是在室内的上游或者前一段的工作。我想这个话题可能要留给年轻的设计师,以后更长时间要处理好这种答案。

孙林:我刚才提的问题,比如做的一个建筑,建筑完了以后室内就完成了,用建筑的表皮表现室内的语言,室内是再做一层,把它覆盖,完全用室内的语言再去演绎。我想说的是,这种冲突的时候是往哪个方向走,这个是大家可以思考和讨论的。

梁志天:我们作为一个室内设计师的位置,我们跟全世界著名的建筑设计师都合作过。只是这些设计师都是很开放的,成就越高的设计师,其实他的思想越开放。只要你说话有道理,他都可以接受,但是你要有分量的挑战,这个才是真的。其实出现看法不一样,都要用理性的方法处理,大家要讲道理,要辩论,你觉得为什么不对。大师应该有这样的气派,有这样的肚量,能够接受别人的批评,这个才是真正的大师。

郭刚:陈老师大家非常熟悉,是西安非常著名的香港设计师。

陈维思:在我们年轻的时候就像各位一样,我们做设计的时候肯定要有一些学习对象,开始做设计不可能有更多的想法。刚才也说了,在97、98年梁志天先生在中国做地产项目做的非常出名,在上海有几个项目,在上海一个很偏的地方要价7000、8000,就是因为梁志天老师做的样板间。我今天想问的问题,我们年轻的时候都要向好的设计师学习,梁志天老师也是我们学习的对象之一。当然除了梁志天老师,我们也看国外的设计师来学。以前的咨询比较匮乏,都是靠看书,看书的成本很高很贵。但是现在不一样,现在网络很发达,随时可以学习。我今天想问的问题是,我们以前像这些设计师学习,现在这个时代,你会建议这些年轻的设计师,还有哪几位比较出色的设计师向他们学习?梁志天老师你现在团队里面的同事,如果他做设计的时候,多多少少他会走回到你自己的影子里面,有点这样的抄袭也好,学习也好,你会允许还是要求他改变,或者建议他该往哪个方向考虑?

梁志天:我觉得作为设计师学习的对象不一定要看设计师,设计师尤其是室内设计,往往我们的灵感,我们的学习对象不一定是从室内设计师身上来的。我觉得每个人学习的兴趣、方法都可以不一样,但是首先要打开,不要往往看别人的项目,你去米兰走一趟也可以学习。学习是没有套路的,都可以学习,风格方面更是不重要。我个人是非常不喜欢把风格定在一种风格,我个人做设计一般是从心出发的,我觉得这个项目,这个甲方或者是这个项目,从心里面想出一个方法出来,从小到大,慢慢修改,最后形成一个方案。我们觉得做项目考虑甲方的要求是非常重要,我们不会把自己的想法完全加入进去。我的同事们做设计的时候,我希望他们用一个理性的思考,设计是非常理性的行为。我发现很多设计师把设计做的很感性,我觉得有问题了。所有的设计还是从理性开始,把感性再加进去,能够达到很好的平衡是很重要的。一个没有理性的设计不是好的设计,理性的思想,站在对方的位置去思考,这个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做设计师要这样做。

郭刚:时间关系,我想各位提问就到这里。梁志天先生非常难得光临西安,陈老师问到你当年学习的时候也有自己学习的对象,梁志天老师就是我崇拜的对象。前一段时间在西安有一件事情刚刚发生,西安一个艺术院校的老师报了一个艺术作品在世界上获得非常大的反响,后来发现这是抄袭国内另外一个艺术设计师的作品,完全是抄袭。当然这个老师后来被学校辞职了。关于抄袭和模仿或者是借鉴,这个之间您会给我们年轻的设计师一个什么样的忠告?

梁志天:我觉得中国的设计师在抄袭这方面确实是一个问题,我觉得抄袭是绝对不能做的,如果有这样的情况,刚才你说那个老师辞掉了,我觉得这个是对的。但是很可惜在中国无论是产品,在室内设计包括很多方面,抄袭是对设计师个人还是对中国都是有很大的影响,所以我们每个设计师都要把抄袭这个行为看成非常严重的事情,绝对不能做。但是我们可以从别人的项目,别人的产品里面学习,得到灵感,或者是得到一些启发,来做我们的设计,这个绝对是可以的。我经常说我们不能够从零开始,这个是很难的。但是你可以从不同的项目得到灵感,黄全是从圈椅得到灵感的,这个是没有问题的。但是有些设计师抄袭的行为是很严重的。中国的设计界有什么问题,抄袭也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这不是我们设计师能改变的,我们希望客户对抄袭这个行为也是非常痛恨的。这个要严重的告知客户,这个行为我们坚决不能做,希望抄袭行为在中国可以得到改变。

郭刚:每个人在这个事件上都有自己的感悟,黄全先生您的公司在目前发展非常快,在您的团队当中,包括您的作品当中也一定会有借鉴或者拿来唯我所用的情况,你如何处理面对目前高速发展市场的需求和快速的创造效益之间,和我们崇尚的尊重原创这样的精神之间,如何去权衡?

黄全:因为有些时候设计出来,你会发现这个圈子里面到处都是,做的比原创还好。但是另外一方面,我觉得有些时候,我前两天有朋友发给我,说你们的东西在淘宝上卖,52.8块,我看了一下才52.8块,太便宜了。这个时候在中国这个现象一直让我挺难去避免,我就跟我们公司人讲,既然没法避免的话,不断保持你的创新,不断保持你新的东西,这个是更为重要的。当我们面对抄袭的时候,我觉得还是要坦然,这也是促使我们不断的去改变,不断创新的一种动力。当然我们也需要学习,我们学习的时候,首先我不反对借鉴,但是我比较反对直接拿来用。包括我们公司的员工,如果他把一样东西搬过来,我是坚决不允许的。他可以再经过处理,通过设计的项目借鉴手法,借鉴它的材质,借鉴一些表达的方式,这些都可以。但是直接搬过来照用,这个是我要坚决抵制的,这个在我们公司内部也是这样,这是我们公司的原则。

郭刚: 您每一个单品的项目大概周期在多长时间完成?

黄全: 现在地产特别快,基本上一个月到三个月之间都要有,当然项目有大小。昨天我们还有一个项目,我们做了底稿方案,甲方不满意,他们看上一个项目说你们直接照着这个,我说我们没有办法做。

郭刚:你为什么不做呢?

黄全:一旦你做了,你在客户的角色和定位就降低了,这个我觉得我们在这个市场上对自己要有清晰的定位,一旦开了这个头,业主下一步遇到问题,你照什么项目做,这个对设计师来讲是很大的伤害。

郭刚:同样的问题,孙林继续你的观点表达。

孙林:我觉得这个问题是很严肃的问题,是很深层次的问题,大家不能用我有没有被道德谴责,这是一个法律层面的问题。这在国外或者国内就叫知识产权,你做这件事以后就叫侵权,或者被别人做了这件事就叫维权,这是法律层面的事情,所以这个问题应该不能考虑。在当今国内来说,知识产权保护做的不到位,我希望每个设计师学会不侵权,更要学会维权,绝对不是道德层面的问题。

郭刚:我觉得您说的这个看法非常对,我这两天在思考,我们室内设计包括更多设计圈就好象一个状态。我刚才问的这个事不是这个事的对错,应该给我们年轻设计师什么样的启示,如何处理这种关系,怎么去借鉴,怎么去学习,可能在某种情况下有一个度。我想问如何启发我们设计师自觉做这样的践行者,几位老师哪位有这样的感触?

殷朝伟:其实设计活动本身就是造物的活动,抄袭固然从道德上,从自我良心上是要被谴责的。但是我们反过来看这个问题,我们快速发展的过程中,社会整个价值观它所给予的引导也是有错误方向的。你不做,会有别人做,你不抄,会有别人抄。我的意思是,抄袭肯定是不对的,但是这个里面实际上设计师有时候在你主动和被动之间有很多时候是被动的,我们可以不提倡的,但是不代表这个事实不会发生。我们可以不去抄,去做原创,但是很多情况下是被妥协的抄。我相信你的项目上也不能做到100%原创。这个不能单单把所有矛盾指向设计师,整个价值观的体系是要树立出来。你可以选择不做,我们只能说个体,但是有没有更高层面的东西。比如说我们闯红灯本身这个事情,人不让车这个事情在西安很多年,为什么后来就解决了,行为是可以规范的,靠设计师去做它不能完全解决这个问题,可能要从更高的法律层面,社会道德层面,更多的层面去做,这个事情才能完成,是这个意思。

郭刚:谢谢几位老师,这个话题确实有点不合适,讲起来好象还有一点沉重,我觉得是对我们设计行业有益的。梁志天先生讲的主张,我相信今天在座的设计师都应该有所启发和感悟。时间关系,我们今天对话梁志天的环节就到这里,把现场交给主持人,请几位老师就坐。

台上嘉宾从左至右依次是:殷朝伟、党明、梁志天、黄全、孙林、陈维思

此外,为推动陕西设计中坚力量合力成长,严选“40UNDER40中国(陕西)设计杰出青年(2018-2019)”榜单,组委会特设了“40UNDER40中国(陕西)设计杰出青年(2018-2019)提名委员会”,聘任了陕西知名设计师孙林、党明、郭刚、陈维思、殷朝伟、张建川、吴威、陈海、黄麦一、张莫共同担任“提名委员会委员”,发掘陕西设计界具有杰出成就的青年领袖。

广州设计周执行总监贺文广先生、IFI主席 梁志天先生、西安鹰牌陶瓷董事长张茂林先生共同为“40UNDER40”陕西提名委员会委员颁发聘书。

最后,特别感谢网易、新浪、搜狐、腾讯、搜房、西部网、陶城报、华商报、西安晚报、三秦都市报、最设计媒体联盟|诺客网、第五系传媒、小伍见闻等媒体对本次启动礼的采访和传播支持。自2018年5月4日起,40UNDER40中国设计杰出青年(2018-2019)正式接受参评申报,更多详情请登陆“40 UNDER 40中国设计杰出青年”官方网站www.40under40.com.cn或40under40.shejiyue.com了解。

0网友评论
品牌推荐 >>
  • 热门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