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新良:潭洲展!中国建陶走向强盛的标识

来源:陶城报 作者:李新良 2019-03-29 点击:18309次 A- A+

李新良(作者系陶城报管委会主任、社长、总经理,佛山科技企业孵化协会会长)

近期,“潭洲展”又热闹起来。各种冲突夹杂着议论在各个层面展开。这两年来,围绕潭洲展,牵动人心之多、涉及面之广,在中国陶瓷行业史无前例。究其原因,不难看出,这是中国建陶产业经过几十年发展起来的求新求变力量总爆发,是由产能大国走向强国力量的集中体现,是一场既得利益者和创新发展力量代表之间的较量,胜与败,于谁,都是一场硬仗。

有人说是利益之争。如果大佬们是为了利益,边程、德叔等在发起展会的时候,就没有必要把大股份给到几大行业协会。这两年,在明知道赔本的情况下,他们个人掏钱出来维持中陶联盟公司的运作,而没有要求以增资的形式稀释大股东的股份。

3月14日,佛山陶协与省陶协召开会长联合会议,新任佛山陶协会长梁桐灿先生明确表示,要支持办好潭洲展。

这几位力撑潭洲展会的大佬,如果把时间精力投到其现有经营体系的任何一个模块,都比经营展会赚的钱要多。

为了传达大佬们的这种使命和担当,陶城报微信报道该新闻时特意选用标题:《几百亿身家的老板讨论了一下午!叶德林梁桐灿张旗康边成柯显仁很认真》,本意是表达大佬们为建陶行业发展、建立公共平台的担当精神,但大佬们的这份本意和担当,却被有些人误读为大佬们钱多没事干,为了几百万斤斤计较。令人寒心!

有人解读大佬们是为了情怀。没错,这是一种情怀,但不是为了争取个人地位和荣誉之类的小情怀,是一种舍小为大的情怀,是力推展会平台促进中国建陶产业走向强盛的担当。

这场冲突之所以复杂,矛盾各方不仅表现在既得利益者和创新发展力量群体之间,还存在于同一主体的“自我博弈和扬弃”:即现有利益与创新发展可期待利益在近期内难以平衡的冲突。

更为复杂的是,各方冲突已经不是个体之间的冲突,已经上升到不同群体之间的组织行为。

所以,潭洲展汇集各方利益冲突的复杂程度之深,超越了历史,前所未有,如果只希望当个和事老,只谈事件的表象,不愿意触及事物的本质,将问题说通说透,不仅无助于冲突各方解决问题,还有可能进一步加剧各方矛盾的升级。

我们都习惯低头赶路,少有抬头找方向。谁都希望拥有一个风平浪静的环境,但那也许就是温水煮青蛙的开始。对谁来说,都不愿意看到、不希望冲突发生。但作为一名理性的业界人士,应当看到冲突的正确性,不应当视冲突为嘈杂声音。

这实际是前进的号角,奋进的旋律。这正是中国建陶行业走向成熟、走向强盛的标识,是中国建陶产业发展到现阶段的必经事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在这一冲突过程中,边程只是事件矛盾的聚集点,是主角,但不是事件的主因,他只是引爆了做大做强的中国建陶产业对与之匹配的高端展会需求之间的矛盾。

先来谈谈装备展会。

潭洲装备技术展横空出世是市场的必然选择。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广州的装备展已经被市场上的主流客户所抛弃。这里所说的主流客户,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主流参展商,二是主流观展商。

首先,作为国内目前最大的装备企业科达洁能及其体系的企业已经不再去广州参展;

其次,装备业先进技术代表国家——意大利展团明确表示,2019年组团到潭洲参展,不再去广州参展。并且意大利展团组织单位前所未有的包下一个场馆。

另一方面,主流观展商——当前国内的建陶巨头代表企业新明珠、宏宇、蒙娜丽莎明确表示支持潭洲装备展,更有巨头企业高层表示其工厂的技术和采购人员今年不再去广州看装备技术,而这些企业,属于当前装备技术企业重要的消费用户。

因此,当我们讨论装备展“两城之争”时,不妨先反思一下:为何曾经鼎力支持广州装备展的客户,即参展的科达和众多观展的陶企,现在都开始抛弃广州展?这是被市场所抛弃,不能怨天尤人。

我也非常不明白,近期某协会发声明的底气从何而来。姑且不论声明产生的合法性以及协会向公众、向海外推出这类声明的不妥当性,作为广州展会的主办方,不反思为什么被市场抛弃、被客户抛弃,而指责潭洲办展的“重复性”,这无疑是逆发展潮流、反市场经济的做法。

此间,有某协会的一位退休领导,不顾年事已高,借“热爱这个行业”之名来到一线,为今年的广州工业展奔走,我本人也无故被加以质问。广州的办展方还大打悲情牌,说是一个超过32年的展会,应当予以珍惜之类。我曾一直试图找出广州陶瓷工业展被潭洲装备展取代的原因,长时间苦思不得其解,但被这一位退休领导质问,突然之间就顿悟了。原来,在当前客户严重流失的情况下,不是去反思自身存在的问题,相反以居高临下的姿态质问曾经为广州陶瓷工业展有过贡献的客户和媒体人。

至于以所谓32年的历史来大打悲情牌,要求曾经支持过的客户和媒体继续支持,这是强人所难的单边逻辑,相反,市场给了32年的机会,居然在竞争中不堪一击,是不是该淘汰?

市场经济的规则强调利益对等,谁受益于客户,谁就应当不断反哺客户。被客户抛弃,要么客户受委屈了,要么客户有更好的选择。事实上,长期以来,广州陶瓷工业展仅是停留在一个贸易型的展会层面,每年租个场馆,喊大家来参展,收完钱后就难觅踪影,来年一到点,又来一次同样的动作。

据我观察,某展会公司的招商推广公众号也是一年一做。这样短视理念办展,居然没有自我反思,还强词要求曾经支持过的客户继续支持,于市场经济来说,是何其滑稽!贸易型的展会如果抓不住主要客户,竞争力就非常弱。佛山的展览场馆一出来,就参展商和观展商而言,首选肯定是佛山,因为就近参展看展的成本都要低。

翻看广州陶瓷工业展的发展历史,起源是主办单位资源占领优势,带有浓重计划经济色彩。当前国家层面深化改革,就是要进一步打破原有不合理的利益格局,通过市场竞争优化资源配置,增强中国经济在国际上竞争能力。对于这一点,广州展的几大主办单位应当更为清楚,可能只是在既得利益面前,不能自我突破而已。

中国正处于千载难逢的发展大机遇,这一机遇就是在国力强大、政通人和的大好环境下,全球化的市场之门已经给中国企业打开。

审视中国的展会竞争力,必须站在全球化高度,办展的力量必须有引领行业发展的力量。细看广州展的办展力量,离中国陶企参与全球化竞争的需求越来越不匹配,因为他们仍然只是停留在普通贸易型展会层面。相反,潭洲装备展的办展力量由主流的装备企业和陶瓷巨头代表组成,这些陶企正是推动中国建陶产业走向全球化的主要力量。广州展的办展机构与这些陶企组合的力量相比,完全不在一个量级。

我曾经问过边程,为什么不另外成立公司办展?边程说,不忍心放弃两大协会,因为推动两大协会合力办展是他多年的心愿。边程的话听得我潸然泪下,听后久久不知如何回应。真是应验了一句话“哪怕你虐我千百遍,我对你如初恋”。这种情怀壮哉!伟哉!

我还听说,为了确保某协会的既得利益,佛山几位陶瓷界的大佬曾表态愿意做出利益保底承诺,不让某协会原有利益受损。但几位大佬创新发展的诚意也被某协会无情拒绝。

市场是公平的,特别是作为一个高度民营化的中国陶企,优胜劣汰的市场法则在竞争中起决定作用,浩荡历史,滚滚向前,守规则者赢、逆规则者败,这不是谁可以阻挡的。当然,新旧力量在交替过程中,常会出现反复,有时旧势力还会占据一点上风,但终归会被创新力量取代。

恕我直言,现在充当急先锋以多种方法打压潭洲装备展的某协会,应当迅速停止这种不妥的做法,及时转身,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滑越远。

人心是伤不起的啊!过往所见,佛山这些大佬们对协会的领导绝对有情有义,肝胆相照。现在遇到事情有什么不能商量的呢?何况佛山的大佬们还愿意为协会原有利益做出保底承诺。非得搞出这个声明那个声明,还要发到国外去,这不是在丢中国陶瓷人自己的脸吗,让这些还要到在海外拼杀市场的大佬们何其难堪?!难道协会领导的智慧就止于发个声明?

好在佛山的大佬们是理智的,诉求和呼声通过正当的途径递交。3月14日,广东省陶协与佛山陶协联合召开会长会议,讨论表决提交诉求,我目睹了讨论表决的全过程,大佬们为了中国建陶产业更加强大的认真劲,令人感动。

这次表决的诉求,协会领导们应当看到了,于情于理应当予以尊重,因为这是会员的意愿,协会常设机构若不尊重会员的意愿办事,那就空为协会常设机构的称号。

再说说产品展。

办好潭洲产品展是时代赋予的历史机遇。

过往讨论潭洲产品展,多数人局限在与陶博会的竞争关系上,诸如蹭人气、为难了参展商、害苦看展人员之类的话题,属于看热闹心态的话题,这都不是战略研究者所要关注的。如果一定要在战略层面给出一个定位,就一句话:两个展会属于竞合关系,二者相得益彰,不是零和博弈

事实上,两展会的主导者早就明白这一战略互补关系,这从边程与何新明在2018年3月5日见面沟通达成的三点共识就可以得到证实,三点共识中有一条就是“目前两个展会互不诋毁、互相支持,两个展会能搞好互相都能带来好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潭洲产品展的推动者,一开始对标的就是博洛尼亚瓷砖和卫浴展,打出的口号也是“打造东方博洛尼亚展”,现在有业界人士提出“中国需不需要一个博洛尼亚展?在潭洲有没有可能做出一个博洛尼亚式的展会?”我的答案是肯定的,不过这是一场硬仗,是一个巨大挑战,但不是一个不能求解的方程。

中国建陶产业要林立世界之巅,征战全球市场,必须拥有一个“东方博洛尼亚展”。

意大利的瓷砖产能与我们国家的产能比例约为二十五分之一,这种产能差距已经持续有10年之久,但意大利仍然是当今世界上建陶业强国。

此前归然书院院长鲍杰军从产业整合能力的角度分析,中国已经是建陶产业强国,但说出来之后,多数人认为我们还是底气不足,核心是我们缺乏国际话语权的支撑点。展会是话语权的重要支撑,纵观世界产业发展历史,通过打造一个国际化的高端展会来掌握话语权,成功案列居多。如果现在意大利没有博洛尼亚展作为支撑,最多只能算一个建陶装备业先进技术国家,难以称上建陶品牌强国。

中国打造东方博洛尼展正当其时,尤其在潭洲成功的几率大。

这是时代赋予潭洲产品展的历史机遇。自加入世贸组织以后,中国这艘经济巨轮以较快速度驶入全球化的经济浪潮,并且适应得很快,中国企业参与国际化竞争力的比较优势越来越明显,陶企更不例外。现在中国既是瓷砖制造大国,也是消费大国,而且是一个产业链条完整的制造大国,也是一个进口瓷砖消费市场能力极强的消费大国,这是全球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具备的比较优势。

博洛尼亚展依托的是意大利、西班牙等陶瓷企业的全球化市场布局,符合鲍杰军定义的“先要有企业的全球化战略与布局,才有全球化的展会”的逻辑。

但在几十年前,意大利协会为了帮助企业开拓全球市场,在博洛尼亚展办展之余,牵头在美国等海外国家不停地做推广、营销、培训工作。所以我认为,中国的建陶产业的全球化路径,应当是全球化的展会与陶企全球化的战略布局同步,二者相辅相成,互相促进、互为支撑。

中国建陶产业对比意大利同行,有完全不同产能量级和国情背景。

我们在做比较分析,容易拿意大利做对比,但我们应当深入分析中国建陶产业的独特性。概括来说,中国是一个拥有近14亿人口、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制造产能与消费市场都很强大的经济体。改革开放40年,制造产业竞争力与庞大的消费市场日益增长,滋养出一批中国企业快速成长做大,促进很多领域全产业链条发展,中国建陶产业就是例证。

西方经济学家普遍认为,全球的产业链条应当有明确分工协作,每个国家或地区应当固守产业链条最有优势的那一端,不要去打破全球产业链条分工格局,发展上下游全产业链。如意大利已经有一个博洛尼亚展,中国就没有必要再打造一个类似的展会。

事实上,这一西方经济学理论,于中国的经济体来说行不通。就建陶产业来说,中国制造产能已经形成,产业链条成熟,要走向强盛就必须实现全球市场布局。但是,博洛尼亚展不会为中国建陶产业整体出海提供通道,因为中国建陶产业制造产能过于庞大,在国际市场上的比较优势明显,这不是一个博洛尼亚展会可以承受的,除非本土企业愿意把全部市场拱手相让给中国企业。

博洛尼亚展会属于意大利、西班牙陶企的一个公共平台,通过本土行业组织控制,其本土的消费市场有限,平台的着力点在国际市场上。博洛尼亚展之所以不能过多开放给中国这样一个产能大国,根本原因是贸易保护。

这个贸易保护有两方面,一是保护本土企业产品价格的竞争力,若大量开放中国陶企进入,凭借中国陶企的成本比较优势,其本土的产品成本就没有竞争力;

二是,维持其意大利产业的高端体系。意大利多年以来占领全球的瓷砖高端消费市场,快速崛起中国建陶产业对其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并且市场份额正在被中国建陶高端企业抢占。

意大利同行维护高端体系的一个重要公共平台就是博洛尼亚展,博洛尼亚参展商的以本土为主的纯洁度是不容被打破的,只要给到中国陶企批量进入的机会,意大利同行的高端体系会快速垮塌,其在全球高端市场的地位也就会岌岌可危。所以,中国陶企要整体借助博洛尼亚展出海没有可能性,所谓被歧视被排斥是其无法承受中国这么巨大产能的客观原因造成。

不仅仅是中国建陶领域,中国每一个产业国际化可能都会遭遇同样的问题,因为中国融入全球化的比较优势明显,对西方原有的产业格局是一个巨大冲击。中美贸易摩擦的根本原因或许也在于此(特朗普不是主因,只是一个时代的主角)。

我们现在是国内本土既得利益者与创新力量代表之间的冲突,其实,我们未来真正的对手还没有发起狙击,潭洲展一旦冒起,以西方博洛尼亚展为代表的全球市场上的狙击力量才是我们需要真正去面对的。

不可否认,国内现有的销售模式,无论是经销商开店还是工程集采,基本已经形成一个相对成熟的闭环。这个闭环,自成体系,机动灵活,管控能力强、执行效率高,在快速抢占中国内需市场征战过程中,优势明显。

这个模式在国内市场行得通,但要走出去,参与全球化竞争,这种单打独斗的劣势就暴露出来了。特别是参与国际高端市场,与意大利、西班牙的陶企争份额的时候,单打独斗不具备竞争优势,合力整体迎战才显优势。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高端展会,对于整体出海只会增加竞争优势,百益而无一害。

中国既是产能大国,也是消费大国,期望进入中国市场的海外品牌越来越多,但到目前为止,中国还没有一条为瓷砖进口品牌进入中国提供通路的高端展会平台,这是东方博洛尼亚展的重要市场支点,是时代赋予的历史机遇,若不抓住,就有可能被他人抢占,以致成为大佬们的憾事!

我设想的“东方博洛尼亚展”将具有中国市场特色,拥有走出去引进来的双向功能,既是中国建陶业全球化的战略支点,也是海外瓷砖进入中国市场的重要通道。

中国现有自成体系的经营模式固有优势明显,但也存在危机,一个高端的东方博洛尼亚展会,就国内市场而言,近期可以对各大品牌自成体系的闭环模式起到补短作用,长期来说,可以成为产业竞争力的新引擎。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近几年经销商零售份额快速萎缩,给多数企业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这其实就是一个信号,依赖一个固有模式打天下的逻辑,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越来越需要防范。

中国建陶产业至今还被社会上多数人视为高污染、高耗能、高排放不受待见的产业,这其实与产业对外宣示形象的高端公共平台缺失相关;还有,越来越多的相近行业在虎视眈眈瓷砖市场,随时准备侵占份额。面对这些危机,需要全行业合力去迎战,共同化解危机。

若陶企还喜好沉浸在一个自我闭环体系的成功乐趣之中,不愿意合力打造一个增强核心竞争力的高端会展平台,城墙失火殃及池鱼,整体竞争力上不去,谁也难以独善其身,独享好日子。整体竞争力上去了,水涨船高,参与者都一起可以受益。

我们正处在千载难逢的大机遇,抓住了,一举跃迁中国建陶强国的新台阶。但也要清晰地看到机会失去的可能性,我们现在往上有意大利西班牙的企业堵住,往后有印度、东南亚等新兴产业集群截住,这需要全行业形成共识和合力才可以打赢这一场胜仗!

这是一场全行业之战,事实上已经张开弓弩,一旦失败,毫不夸张说,我们的国际竞争力要落后十年。全行业行动起来,放下纷争,一起呵护好潭洲展,呵护好自己产业的未来。

好在大佬们为了产业更加强盛的赤诚之心,已经实实在在付诸行动。以叶德林、梁桐灿、张旗康、边程等为代表的业界大佬,高瞻远瞩,从战略高度,审时度势,力挺潭洲产品展,这是一股前所未有的办展力量。

叶德林先生说得好“众人拾柴火焰高”,并且还说“不能把办好一个东方博洛尼亚展的任务交给下一代”。这是一种何等的高度和使命担当!

人心齐、泰山移,有了大佬们的这股干劲,有广大中国陶瓷人的合力参与,我们的东方博洛尼亚的梦想一定可以实现!

佛山,南国陶都,这座城市因陶瓷而生,明清时期的陶瓷重镇,500多年来薪火不熄,成就了当今世界上拥有一定话语权的建陶重地,包括历任协会领导在内的很多中国陶瓷业界人士,曾经都在这里洒下汗水,助力发展,这座城市的发展丰碑上一定会记住您!感恩您!


而今,佛山市委市政府狠抓制造产业发展机遇,政府投入巨资,在潭洲高标准建设展览馆,目的就是要推动佛山各大优势产业打造高端展会,增强佛山制造的国际竞争力。特别对本土优势产业的展会极为重视,大开绿灯、大力支持!

佛山拥有丰厚的陶瓷历史文化和坚实的陶瓷制造产业基础,恰逢政府力推,在潭洲打造“东方博洛尼亚展”和“中国陶瓷技术装备展”,是时也!势也!


我不是佛山人,26岁才来到佛山,但由于付出多了,我已经喜欢上这座城市,愿意再为之发展努力!

我不是学陶瓷干陶瓷出身的人,40岁才来到陶城报,由于天生愚笨,学习产业知识慢,逃离念头比坚守的要多,但勤劳智慧的陶瓷人又总不断吸引我继续浇注努力!

为成此文,我已经在办公室连续耗了30多个小时,对文中提及的人、事及机构都充满敬意和善意,万望不要误读误解。纷争止于智者,本文只是想为纷争旋涡中的潭洲展正本清源,给奋斗前进的陶瓷人增添点力量!

4月19日,潭洲产品展开幕;5月30日,潭洲装备技术展开幕!祝愿广大参展企业有一个好的收获!让我们一起期待更多的精彩和惊喜!

0网友评论
品牌推荐 >>
  • 热门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