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愿停产4个月!“煤改气”到底是通行证还是催命符?

来源:陶城网 作者:佚名 2019-07-31 点击:5227次 A- A+

近日,陕西铜川印发《铜川市蓝天保卫战2019年工作方案》,要求冬防期间(11月15日至次年3月15日)陶瓷(不含以天然气为燃料)等建材行业全部实施停产。在这之前,陕西关中地区30多家陶企如果尚未实施“煤改气”的,冬防期间均要停产。

对此,有陕西陶企表示,“宁愿停产四个月也不‘煤改气’”。记者发现,政策稳定性、气源不足、气价起落、生产成本等问题,是陕西陶企对“煤改气”顾虑重重的主要原因。

实际上,其它产区陶企也面临着相似的难题。在内部测算“煤改气”成本的广东陶企表示,“煤改气”涉及难题一箩筐,稍有不慎,就是企业的“生死劫”。有企业表示,“小改的话,产品能耗肯定上涨,企业吃不消;大改的话,企业肯定会“伤筋动骨”。归根到底,市场不好时煤改气,企业有可能就此倒下。”

“煤改气”已经成为牵动各产区陶企神经的敏感话题。有业内人士总结,无论哪种方式的“煤改气”,企业都要承受亏损。在行业整体利润率偏低甚至零利润和负利润的情况下,高昂的改造成本成为阻碍企业煤改气的“拦路虎”。

气源不足、气价起落,陶企对“煤改气”顾虑重重

陕西铜川要求冬防期间(11月15日至次年3月15日),陶瓷(不含以天然气为燃料)等建材行业全部实施停产。这意味着,陕西关中地区30多家陶企将面临“停产4个月”和“实施煤改气”的选择。

如果停产4个月,陕西陶企将面临几个难题:

●工人如何安置?工资如何发放?熟练工人会不会流失?

●销售网点如何维持营运?

●产品断供,市场不断变化,企业如何面对?

●将停产成本计入全年企业运营成本,那么全年成本增加了多少?

选择实施“煤改气”的陶企,同样面临四个客观难题:

●改用天然气之后,产品能耗成本增加了多少?

●天然气价格过高,会不会削弱陶企产品的竞争力?

●天然气供应一定会稳定吗?一旦断气,生产线停运,损失如何弥补?

●设备应大改?还是小改?

对于这道选择题,有陕西陶企表示,宁愿停产四个月也不“煤改气”。气源不足、气价起落、结算方式等问题,是陕西陶企对“煤改气”顾虑重重的重要原因。

2018年,陕西陶瓷行业已开启了“煤改气”工程,但进展缓慢。目前,陕西仅有数家陶瓷企业完成了“煤改气”,以及部分陶企只完成了对部分高附加值瓷砖的生产线改造。

然而完成了“煤改气”的陶企,并未在行业中起到示范带头作用。

陕西煤炭业极为发达,以前当地陶企使用煤炭作燃料,基本不会现场结算。“煤改气”之后,天然气的结算方式令关中地区的陶企感到不适。韩城一家陶企的负责人李先生介绍,天然气是“先付款,再用气”,万一企业账户余额不足,对方就会给陶企“断气”,由此产生了两个问题:一是陶企的流动资金被占用;二是企业需要派人专门每天盯着账户,余额不足时得赶紧充钱,防止“断气”。

政策不稳定,陶企持观望状态

陕西中特陶瓷有限公司位于陕西省宝鸡市千阳县罗家店工业园区内,面对采访,该公司负责人胡先生表示:“公司决定,暂时不进行煤改气。”这意味着,2019年11月15日至2020年3月15日,中特公司将停产四个月,停产时工人全部放假。目前中特公司已加紧排产,增加瓷砖产品库存量,应对停产期间的市场需求。

为什么中特陶瓷不选择“煤改气”?

“如果改用天然气之后,还是要我们停产,那企业的钱不是白投了?”胡先生表示,对企业而言,煤改气涉及的问题太多了;另一类问题是环保政策的稳定性和持续性如何?大家都信心不足,或者持观望态度。

7月3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征求《关于解决“煤改气”“煤改电”等清洁供暖推进过程中有关问题的通知》意见的函。一时之间,各类网站上可以读到《“煤改气”终于叫停了》、《政策大反转,主推清洁煤!发改委发布意见解决煤改气烂摊子》等文章。

7月9日,生态环境部、国家发改委、工信部、财政部联合发布《工业炉窑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方案》,要求:1、加大煤气发生炉淘汰力度。2、推进重点行业污染深度治理。

不到一周的时间,两份文件的基本精神似乎就不一致,“煤改气”叫停似乎又成为了奢望。有陕西和广东陶企发出疑问:“部门政策在打架,我们企业怎么办?”

选择停产,停产期工资怎么办?胡先生说:“我们都非常焦虑,公司高层还在考虑之中,毕竟生产线全停了,没收入了,企业也困难。熟练工人嘛,我们还是要保住的,正常生产时我们一定会多发点钱。”

改造方案成本高,知名陶企也恐亏损

面对环保重压,为何一些陶企情愿停产,也不愿“煤改气”?

广东省多家正在内部测算“煤改气”成本的陶企表示,小改的话,产品能耗肯定上涨,企业吃不消;大改的话企业肯定会‘伤筋动骨’,“归根到底,市场不好时煤改气,企业有可能就此倒下。”

目前,不少陶企多采用三种方式进行“煤改气”。

第一种是即仅仅改造窑炉燃烧系统,更换喷枪等部件,每条窑炉的改造成本约为50—80万元,每个喷雾塔的改造成本约为20万元。

只改窑炉的话,意味着能耗肯定会上涨。广东建陶企业生产1平方米产品,平均用4.3公斤标煤或2立方米天然气。按两者价格换算,煤炭和天然气成本分别为3.8元和6元,用能成本增加约60%。

有业内人士称佛山南海区等个别大型陶企为了保证产品质量,产品的烧制时间比一般企业更长、烧制温度更高,用天然气的能耗成本是原煤的2倍以上。

第二种情况是拆除旧窑炉,建设新宽体窑。目前,新建一条宽体窑的建设成本约为1500—2000万元。新建天然气宽体窑后,单位产品能耗比水煤气旧窑有所降低,工人也有所减少。

但是,要实现最理想的节能状况,还必须建立在天然气价格稳定的基础上,并经过数年后,企业才可能收回建窑费用。

有陶企测算后认为,当气价降至2.2元/立方米时,用气成本与用煤成本相当。当天然气价格超过2.5元/立方米时,即使是国内的知名陶企,也恐怕会面临亏损的境况。

第三种情况是既新建窑炉,喷雾塔也改烧天然气。有专家认为,改用天然气的话,喷雾塔能耗成本肯定会上升。此外,如此大改,意味厂房也随之要改造或新建,否则旧厂房无法匹配新窑炉和喷雾塔。

有陶企还对天然气热值进行了测算。有技术人员指出,煤炭热值平均为6000大卡,天然气热值平均为8300大卡,二者的用量也会有所不同。

一陶企工程人员张先生表示,煤和天然气燃烧方式的不同,在“改气”前期,企业必须要对窑炉和喷雾塔的主要燃烧系统进行更换,这与“伤筋动骨”无异。

“无论哪种方式的‘煤改气’,企业都要承受亏损。连广东陶企都受不了,陕西陶企就更不用说了。”有业内人士表示,在行业整体利润率偏低甚至零利润和负利润的情况下,高昂的改造成本已成为阻碍国内陶企“煤改气”最大的一只“拦路虎”。

0网友评论
品牌推荐 >>
  • 热门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