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困境

来源:陶城网 作者:佚名 2011-11-18 点击:506次 A- A+

  企业缺乏维权意识

  广东新健达律师事务所主任卢祖宁:

  虽然部分佛山陶瓷企业进行了维权,并且获得胜诉,但总体来说,佛山陶瓷品牌缺乏维权意识,仍然是侵权状况多而维权案件少。

  大部分陶瓷企业的维权经费预算较少,部分企业甚至缺乏这一块的预算。但部分企业对自身品牌的维护费用投入较大。如宝洁公司,其底下有众多品牌,公司每年的打假费为三千万元。相比之下,陶瓷企业大多只是在培养自身品牌时会投入大量经费,一个广告可能为上千万,但其在品牌维护上却投入较少。

  另外,目前的陶瓷行业,缺乏专业部门管理品牌以及专业人员检测侵权现象,进一步加大品牌维护的工作难度。

  维权治标不治本

  佛山市顺德区乐华陶瓷洁具有限公司党支部书记、总经理办公室主任霍志标:

  一方面由于国外对我们打压;另一方面国内对我们采取不正当竞争,我们在维权的道路上走得十分艰辛。

  这两年,我们向侵权企业发出了68封侵权投诉,“打掉”了38个假冒品牌。

  例如“打掉”ARROM这个商标时,我们通过了国家公平交易局和广东省工商局下文件给潮州工商局,让潮州工商局去打假,结果该侵权企业才向我们赔偿两万元。当政府部门“张扬”地去检查查侵权企业时,该企业立刻撤销仿冒品牌,所起到的效果并不明显。

  在江浙地区的假冒门店中,很多消费者要求我们维修产品,尽管是假冒产品,但我们还是要帮助他们处理这一问题。

  另外,尽管我们顺利地把香港的侵权企业字号撤销,但也耗费了几十万元的维权费用。对于一个仿冒品牌来说,维权企业一年内将其撤销,花费约一万元,而且容易获得胜诉;如果侵权时间超过一年,且侵权企业采取抗辩企业的维权费用则超过二十万元。

  我们目前的维权行为是治标不治本。我们在品牌维护上投入了不少费用,但仿冒品牌商标的现象屡禁不止。

  为了更好地打击侵权企业,今年国庆,我与广东省打假办的工作人员到潮州进行摸底调查,力求搜查到侵权企业的仓库与生产源头。

  假冒网站最棘手

  广东蒙娜丽莎新型材料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办公室主任周亚超:

  我们曾经通过技术监督局、法院和工商局联合出击,在潮州与山东成功打击侵权企业。由于维权所耗费的时间过长,如果是确定有赔偿、并且赔偿金额较大的案件,我们才会采取维权措施。我们比较注重民事侵权案例,当出现侵权时,我们首先选择工商投诉,其成本小,也最快捷有效。为了保证侵权企业在市场终端没有产生过于恶劣的影响,我们首先“打掉”经销网路,然后再打击生产源头,这时可寻求公安局与法院的协助。#p#副标题#e#

  2002—2003年,我们曾经生产卫浴产品,现在没有生产。我们稍微可以放缓对卫浴品牌的维权措施。如果要杜绝市场上卫浴的侵权情况,必须完善相关技术类别的商标注册。相比卫浴,我们在瓷砖的商标注册方面做得比较完善。

  目前最棘手的问题是淘宝网的假冒网店问题。我们跟淘宝网进行了交涉,但网站表示,我们没有充足证据证明侵权网店为假冒网店。可能侵权网店既有正牌产品,也有假冒产品,因此很难判断网店的真假性。为了能够打击侵权网店,当终端客户投诉产品时,我们均告知消费者该产品乃假冒的。运用这种策略来处理淘宝网的侵权网店问题,其效果较好,但由于网站上出现的侵权网店过多,开店的速度也过快,我们难以应付。

  商标专用权抗衡企业字号?

  广东新明珠陶瓷集团总经理助理张军龄:

  目前我们一共注册了16个品牌,而在品牌保护方面也进行了多种尝试。在这个过程中,我认为诉讼是最困难的。

  针对侵权企业假冒我们企业商标的情况,由于法院事前向我们告知该起诉不能获胜,我们没有以自己商标去起诉侵权的企业字号。另外,部分律师对当事人不负责任,收取代理费后就到法院起诉,并要求法院保全证据。

  从我们经历的事件中,我提出疑问:维权企业能否以商标专用权去抗衡侵权企业的企业字号?企业商标由国家商标局发布,但企业字号只是一个行政核准许可,因此,如果佛山中级人民法院能判处说“维权企业的商标专用权能抗衡侵权企业的企业字号”,那么能大力防止侵权事件的发生。但相比外地的中级人民法院,佛山中级人民法院在这方面的判处还缺乏创新。

0网友评论
品牌推荐 >>
  • 热门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