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蛮子:老顽童的微博时代

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佚名 2012-02-04 点击:725次 A- A+

  导语:薛蛮子的故事早已天下皆知。一个58岁的老人,一头白发,一口京片子,充满玩世不恭之态。

  微评语:

  他是投资界的老顽童,业界称他为“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身有顽疾的他有着颗孩子的心,他没有想过会因为微博成名,为人父母的他只是希望通过微博尽些绵薄之力,让我们的孩子能生活在阳光下让天下少一点支离破碎。

  微语录:

  孩子的人身安全,我们坚持打拐!孩子的营养健康,我们提倡免费午餐!孩子们行车安全,我们要求立法,专用的合格的校车接送儿童!为了每个孩子的健康,我们要还给孩子们的体育课,要求学校扩大球场操场,重视孩子的体育发展!孩子是我们的明天,没了明天,一切都是浮云!你们支持吗?

  2011年11月17日

  这辈子我能有一点小成,就是抓住了每一个可能的大机会:自学英文,不上大学直考研,自费留学美国,合伙创业UT斯达康。天使投资、微博打拐,微博抗癌。要紧的事绝不怕麻烦绝不偷懒。

  2011年11月28日

  我觉得只要老百姓有足够的话语权,只要新闻媒体有了足够的监督权,改造中国人的国民性这件事就一定会实现,国家就一定会逐步好起来。

  2011年12月26日

  成功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事,对绝大多数人来说,成功第一是物质上的。第二,成功是种幸福感,我个人认为,我绝对不是一个非常成功的商人,因为任何非常成功的商人,他付出的代价太大。

  2011年12月27日

  或许当你每天早上打开微博的时候,映入眼帘的可能就是他发的微博,他每天5点就已经开始“刷屏”,甚至有嫌他过于勤奋的粉丝只能取消对他的关注,2011年,他每天都以这样的方式进入到一百多万粉丝的生活中。他有一个很好记的名字,薛蛮子。

  薛蛮子的故事早已天下皆知。一个58岁的老人,一头白发,一口京片子,充满玩世不恭之态,相熟之人称他老顽童,粉丝们叫他薛老,而媒体赋予了他“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的称号。

  他本来的身份就是一位天使投资人,在投资圈子里,他极受尊重,成功投资了UT斯达康,还有这两年迅速崛起的雪球财经、汽车之家等等;因他那满头白发和慈眉善目的面孔,让人情不自禁地将他和“天使”的形象联系在一起,以至于找他要投资的人络绎不绝,有人甚至在他家院子里撑起了帐篷准备长期作战。

  薛蛮子其人个性随和,甚至有时候显得另类。他的衣服大部分都是在秀水买,全身上下没有超过200块的。对他来说,花一万块钱买一件衣服是件特傻的事。他出门乘飞机从来不坐头等舱,袜子经常有窟窿,所以很怕和朋友去吃日本料理,因为一脱鞋就暴露了。

  但连他自己都未曾料到的是,他通过微博参与的打拐行动,让帮人打拐的薛蛮子比作为天使投资人的薛蛮子影响力大多了。

  打拐走到前台

  当记者见到薛蛮子时,他刚刚收到姚晨发来的私信,姚晨正式回复了薛蛮子发出的邀约。薛蛮子正在筹拍一个打拐行动的公益广告,他通过私信向微博女王发出了邀请,请她来参演这个广告的拍摄。他和姚晨尽管都是微博上最有影响力的明星,网上互动频繁,但二位素不相识,也并未见过面。通过微博姚晨慷慨应允了,或许大家不久就能在电视上看到这条与打拐行动有关的广告了。

  在此之前薛蛮子可没有能和姚晨媲美的名气,他只是一名低调神秘的天使投资人,外界一直对其知之甚少,他和他的家人也过着普通而宁静的生活,但从2011年2月2日的一条微博开始,他的生活发生了巨大改变。

  那天,他在微博上发一份“关于彻底消灭全国大规模拐卖儿童强制乞讨犯罪集团的倡议书”。当时他正带着家人在马尔代夫度假,他是看到社科院的于建嵘在微博上开通了“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官方账号,希望借微博力量,寻找被拐卖乞讨的儿童。

  薛蛮子膝下的一对儿女也还不满10岁,同为天下父母心,他看到网上那么多的求助之声顿生怜悯之心,为人父母的他恨透了那些拐卖儿童牟利的恶徒。在他看来,这个事非做不可,但他没想到这会成为一场全民战争。“微博打拐可比投资成功IPO成就感大多了”,谈起年初在新浪微博上发起的民间“微博打拐”的行动,薛蛮子眼中满是笑意:“我们在微博上发起打拐也得到了政府的回应,前段时间总理都对这个表示了关注,最近政府就解救了很多被拐儿童,以后微博打拐肯定还要长期做下去的”。

  薛蛮子的这一行为也让一些好友大跌眼镜,老朋友艾未未对他说:“你就是一个逐利的商人,能做这个事儿?!”投资圈另一知名人物王功权也惊讶地表示:“我从来认为你是明哲保身的人,不知道你会挺身出来干这个事。”不过,谁叫他是出了名的老顽童呢?

  这条微博发表后,获得了蔡文胜、姚晨、冯小刚、潘石屹、赵薇、韩红等名人的积极转发,一顿饭的时间,“打拐”就已经成为一百多万人议论的一个话题。

  事实上,徐小平、李开复、陈志武等都是因此与薛蛮子结交,在他今年的生日会上,他们都亲自前来道贺,当然还有熊晓鸽、周鸿祎、吴鹰等等,可见他的号召力。

  然而薛蛮子打拐,最初也为他招来了质疑。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在微博上谈起这件事时说:“前一阵老薛呼吁打拐,很多人问我,你和薛蛮子熟,他一个商人呼吁打拐有什么别的目的?我说为啥要有目的呢?老薛的两个孩子未成年,他对拐卖儿童以及乞讨儿童受到的伤害感同身受,加上微博这个特别的传播工具的出现,所以就有了打拐。我认为小事看目的,大事其实是看内心和感觉。”

  薛蛮子自己也说,这事又不赚钱还搞得极不自在,能图个啥?不久前他去河南洛阳旅游,路上就遇到不少他的粉丝认出了他,纷纷上前跟他打招呼:“您是薛老吗?”“给我签个名合个影吧”,这种无法拒绝的热情让他显得有些浑身不自在。“我喜欢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没了自由就像鱼在鱼缸里一样,一点意思都没有。”薛蛮子说他没想过成名,现在不仅是在河南,在哪里都会遇到这种情况,让他觉得很不方便。

  但让他欣慰的是,在他和于建嵘等人的合力推动下,打拐行动从一个完全意义上的民间行动变成了全社会的行动,政府部门也积极加入,推动了打拐运动的发展。

  他粗略算了笔账,前不久河北省进行了打拐工作的总结,总共解救了3000多名被拐儿童,河北还并非拐卖儿童的重灾区,如果放到全国来看,这个数字或许超过六位数。可想而知,多少个家庭因为微博的帮助而重获完整、幸福的家庭。

  公益标签

  在薛蛮子的眼里,这短短一年的打拐活动带给他的成就感甚至还超过了他大半生都在从事的投资事业。

  在此之前,大家所知的薛蛮子是一个纯粹的投资人,他在投资上展现出的天赋和才华早已使得他在投资界呼风唤雨,微博打拐让他的身份多了更多的社会属性。

  即便薛蛮子甚至将他在投资上的成功归结于“误会一场”,但了解薛蛮子的人说,做了大半辈子投资的薛蛮子早已功成名就,“达者兼济天下”的儒者情怀却从他身上得到了最直接的诠释。

  不过以他的率真和顽皮来看,他估计很难承认这点,他觉得这些事情只不过是他“瞎起哄”罢了,不仅微博打拐,还包括他所参与的其他公益性活动如媒体人发起的“免费午餐”等,他都自认是“有空有闲的老头做着玩的事情”。

  很多他“做着玩的”事情最终都变得不同凡响,他参与的旨在关注西部贫困学生的“免费午餐”计划也已经引起了很强的社会反响。为了支持这个活动,他还搞怪地在湖南长沙的活动现场,戴着一个上面写有“十万”的口罩拍卖和他共进午餐权, “说白了就是‘出卖色相’换点钱。” 他调侃说。

  这样的势头还在延续,他身上“慈善”、“公益”、“公民社会”的标签越来越多,越来越显眼。就在雾锁京城的那几天,他又开始忙活环保的事情了,他说他正在跟北京市环保局的领导写信,对空气污染问题提出他的建议。

  另一件事情让他认为非常重要的事,着力推出他的下一个大作,这又是一个由“做着玩”而可预见将有很强影响力的事情。

  他计划和新浪合作,推出一本微博电子杂志《蛮子文摘》,把薛蛮子每日碎片化的微博信息,重新分类整合,以电子杂志的形式呈现,分为时事、历史、创投、公益、生活几个大类。以后还会出更多的媒体形式,比如出个视频版的,以后早上可以打开电视看看,点评下报章,可以让大家看看老薛做的新闻联播是什么样的。他还想在这些节目上拉来一些大家想见到的人出镜,比如把于建嵘拉来讲讲,请请李想、郑亚旗等年轻人的同辈偶像。

  他认为,《蛮子文摘》将是中国媒体史上的一件大事,是开启自媒体时代的一个标志,他现在有三分之一的时间都放在这上面。而这事的动机也颇有公益性的色彩,他说不能让社会缺乏常识,不能让后代忘记历史,目的可能就只是这么简单,但他一做起来就变成了“不是一件小事”。

  他做了很多公益、公民社会相关的事情,甚至有些言辞显得有点“激烈”,他不讳称自己是“反动派”,但在骨子里,他却是一个温和的改良主义者。

  薛蛮子自认像他这一代人,快到60岁了,已经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绝对不主张任何激进的、非理性的,甚至暴力的手段去改变社会。“我们这一代人已经付了足够的学费,不能再玩了。循序渐进、和平、理性、公开、透明地,逐步改造中国人的国民性,同时要提高我们政府的透明度,提高政府的执行力,我觉得只要老百姓有足够的话语权,只要新闻媒体有了足够的监督权,这件事就一定会实现,国家就一定会逐步好起来。”

0网友评论
品牌推荐 >>
  • 热门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