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谁理应站在边缘

来源:陶城网-陶城报 作者:佚名 2013-04-03 点击:2295次 A- A+

写在妇女节到来之际

  妇女节临近,与同事数了数陶瓷行业女高层管理者,发现,混到高层的女性很少,到了一定层次还能得到正常评价的,更少。

  曾听行业中人热议某公司营销老总被换事件。建陶产业没能走出产品经济时代,营销老总做得不好就换掉,做得好有可能跑掉,本是行业司空见惯的事。热议,因为这次被换下的,是女人。议论集中在“不该让女人做营销老总”这一焦点上,观点一边倒,偏见暴露无遗。

  诚然,陶瓷行业做营销的男性居多,且管理方式大多粗暴。在几千年的男权文化统治下,男人那种天生的优越感,那份积累千年不可轻易触碰的集体尊严,让他们难以忍受女人位在其上吆三喝四。但这并非导致问题的主因。若从工作业绩、管理能力、处事方式等方面客观评价一个人,无可厚非。矛头直指整个群体,多少有失公平。

  论受教育水平,如今的男女,应该是平等了。在就业方面,除了特殊岗位,也几乎一视同仁。然而,“男强女弱”、“男将女兵”、“男主外女主内”的观念却难以改变。

  行业内辛勤工作的女性不少,车间、展厅、办公室,处处有她们的身影。笔者接触最多的市场部,女性占了大半边天,且在工作中勤勤恳恳,不输于男同事。但她们的职业生涯发展到一定阶段,往往就会遭遇“玻璃天花板”。突破“玻璃天花板”的女性,想要与同样岗位的男性并驾齐驱,除了能力外,还要付出更多努力。承受来自家庭压力的同时,外界的压力也纷沓而来。

  君不见,行业内屈指可数的几个“厉害女人”,正被上演着各种戏码,苦情片、宫斗片、动作片、悬疑片……却鲜有人去关注她们真正演绎着的励志大戏。“女权主义”传入中国近百年,而今谈到的,依然多为俯瞰式的“权益保护”,平等的“尊重”有提及,难普及。

  男权文化几千年的洗脑式教育,不仅让男人自以为是的思想根深蒂固,不少女性也在集体无意识的茫然中自我阉割。即使具备与男性在同一平台竞争的能力,对于“被贴标签”,“被道德绑架”的恐惧,也会让她们倾向于寻找为弱势群体而备的“保护伞”,难以完成真正“男女平等”的角色转换。

  女权主义者格利尔将被男权训化的女人称为“女太监”,尖刻却形象。当生机勃勃的女性被阉割得只剩下疲软的温顺时,她已不成其为完整的女人。

  有人拒绝做“女太监”,也有人奔着这个“美差”而去。

  就在上周,有个友人告诉我,她准备辞职。理由是,过年回家相亲,对方家境不错,可以帮她在家安排个轻松工作。不知该替她高兴还是该为她惋惜。

  该友人在陶瓷企业做策划两年有余,没升职,成长却很快。在陶企做策划,事情杂且多,也难说最终能混出个什么道道来。但至少,与“轻松工作”加上相夫教子相比,会拥有更宽松的空间和更广阔的视界。

  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在艰难前行的过程中,不可能让整个群体都奔着同一个方向去。然而,当这个群体中的很大一部分都在现实面前屈服,自愿贬低身价,将进取心藏着掖着,弱化自身竞争力的时候,整个群体的边缘化地位也就顺理成章。

  所以,那些敢于突破“玻璃天花板”的女性,才会化身“异类”,成为被热议的对象。而正是这些在现实面前不信邪,拒绝被传统要挟,敢于挥舞自由翅膀,冲破重重乌云,追逐自己梦想的女人,在为整个群体赢取尊严。

  最近,同事采访了佛山市禅城圣柏龙建材有限公司总经理王秋霞,回来为大家讲述了她的工作经历:1998年进入陶瓷行业,从瓷片生产车间的淋釉工人做起,历经分级工人、仓管、腰线厂厂长、生产配套管理人员等职位,一路做到管理生产及销售的总经理,并在2012年企业年终会上,获得最佳管理奖。

  三十出头的她,话不多,在采访过程中强调,“我没读过多少书”。并且多次提起,她是从基层做起的,一路走来,靠的是一步一个脚印的实干精神,以及不服输的倔劲。入行十来年的经历,她轻描淡写,绝口不提工作中所遭遇的艰辛。

  行业中像王秋霞这样的女性有多少?不得而知。但既然希拉里、赖斯、英拉、昂山素季、朴槿惠能陆续成为时代的焦点,相信在我们行业中,“邪乎”的女性,也终有一天不会再作为所谓“异类”,孤单地站在边缘。

0网友评论
品牌推荐 >>
  • 热门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