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远琪的微笑

来源:陶城网-陶城报 作者:谭旭日 2014-09-19 点击:856次 A- A+

  我从办公楼外面返回办公室的时候,王远琪与我迎面走过来。

  这个瘦弱的小伙子,和我打了一声招呼,说事情办好了。我停下脚步,和他简单聊了几句。顺便邀请他到我的办公室里拉拉家常,没料到这次谈话,成了这个中秋节前最揪心的事情。

  王远琪是广西籍,今年十八岁,身高一米六左右。这个来自百色山区的小伙子,他本来是到我们公司来应聘生产工,入职前的体检,有一项指标不合格,超过标准健康值一百多倍。我要他去疾控中心再去复查一次。复查结果和前面相差无几,不符合公司的录用标准。随后,我告诉他的车间主管,给他办理了试用手续,让他顺利离职,拿到足额的工资离职。

  王远琪是个苦命人。他给我讲了自己的家庭,父亲在他幼年时过逝,母亲带他和弟弟妹妹生活了两年后,就改嫁到几十里开外的地方生活。那时,他才八岁,弟弟六岁,妹妹四岁。三个年幼的小孩跟随着年过花甲的爷爷奶奶过日子。王远琪说他们的家在一个山区里,田土多,种植水稻。家里粮食足够生活,可山里人穷,买不起肉,过了夏季后,家里靠吃野菜下饭。逢年过节,爷爷奶奶会买一两斤肉回来,少年生活就这样度过。因为穷,他读书不多,初中断断续续读了一两年,就停学了。

  王远琪说母亲嫁去后爹家后,很少回来。不是她不管,是她没能力管。后爹家里也寒苦,日子过得紧巴。早几年,母亲跟后爹又生了个儿子后,家里更加困难,留下他和弟弟妹妹与古稀的爷爷奶奶相依为命。王远琪微笑着对我说,他少年时曾跟随母亲到过一次佛山,母亲就在白坭镇的一家工厂打工。所以,三年前他离开家乡,就选择到了白坭镇打工。那时,王远琪还不满十六岁,没有一家工厂愿意录用他。后来,他又返回到了家乡的县城,在一家餐馆里帮人洗碗端盘子。

  一年后,他再次来到白坭镇,到一家五金厂做工,每月能拿两千八百元工资。工厂在小镇上,像个小作坊,厂里没有住房,王远琪就在小镇的农贸市场附近租了一间房子,每月租金两百元。他说,自己每月给爷爷奶奶寄两千回家,剩余的六百元钱,留下给自己做生活费。在五金厂做了两年后,王远琪的弟弟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里的一中读书。学费生活费高,他选择了离职,想找家工资收入更高的公司,来养家糊口。后来,王远琪找了我们公司,想应聘烧成车间的捡砖工,这里工资待遇高点,有三千多。他说,自己又没文化,做不了搬运,挑不了码头,只有进厂,找个待遇好点的企业,这样就会使弟弟妹妹的教育不受影响,给年近八旬的爷爷奶奶减轻负担。

  王远琪一边讲述着家庭生活,一边显得很拘谨的样子。我给他说,你的体检过不了关,我帮不了你的忙。家里买了农村合作医疗保险没?他说买了。我说,那就好,你现在还年轻,要回家及时治疗。把情况告诉你的亲人,争取亲人的帮助。王远琪交谈的过程中,始终面带微笑。看着这个脸色肌黄的小伙,精神状态却格外地好,脸上的笑容里充满信心。我的心中对他顿生敬佩之情。

  王远琪还小,可他有自己的信仰和追求。他用发自内心的微笑感染着我。

  我来南方多年了,一直在工厂里从事着行政与人力资源管理。接触的形形色色的面孔成千上万。见过失去双亲的,也见过单亲家庭的少年。可像他这样寒苦的家庭,还是头一回。尤其是他的微笑,足以震撼人心。

  一个如此艰苦的少年,不但没有悲伤和畏惧,没有自哀自怜,反去微笑面对生活。这是何等乐观、豁达与坦然的生命,这是一种怎样的生命不能承受之苦,可他却坦然自若。这种超越了苦难的体验与生活的命运,也许对于这个少年来说,惟有灵魂深处,显得如此从容不迫。

  有时候,我们会发现身边的人,遇到一点点苦难,就会抱怨生活。恰是这个少年,让我看到了一个人的内心如此安宁。这种安宁,是博大的,坚强不屈的生命写照。他敢于担当,甘于奉献。弟弟妹妹面前,他将责任和义务扛起来了。而这一切,本不该这个少年来承担。毕竟,在当下社会现实中,对于他来说,上苍已经给了一次不公的生命历程。

  就在我们谈话结束的时候,我给了他一百元钱。我本没有多想,只觉还过一天就是中秋了,他应该在节日里吃上一顿肉,或者一个快餐。王远琪看着我诚恳的样子,还是犹豫了一下,最后收下了一百元钱。嘴里说了一声谢谢。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声音有点哽咽。当我准备拿起一盒月饼送给他的时候,他转眼就离开了我的办公室。

  后来,我去了人力资源中心的办证大厅,找到了他的简历,顺着里面填写的电话拨打过去,一直都没有回音。而此刻,窗外下起了大雨。我想,他应该去小镇回家的路上,有可能坐上一辆摩的,或者踩着单车离开工厂。过了大约半小时后,他回了电话给我,我立即掐断,回拨过去。我问他,你现在哪里?他说,就在白坭镇的农业银行附近。我说,你在那里别走,等我,我给你送盒月饼过去。随即,我就开车到了小镇,车子在农行旁边一停,我一打开车门,就看到了他站在ATM机的一侧,我叫了他,把月饼给了他,顺便给他说了句:小子,给你过节吃。只见他的眼眶红红的。一时间,我不知道怎样去安慰,便不假思索地离开了那里。

  我一路在想,如果不是体检,我还能见到他的微笑。兴许还能倾听他的生活故事,重要的是,能倾听一个少年的不畏艰难的大善、大爱。更相信他的灵魂深处,更为纯粹。他没有惊天动地的理想,却有着至善至美的尊严和追求,还有对骨肉兄弟姐妹的大爱。

0网友评论
品牌推荐 >>
  • 热门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