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产业之变

来源:陶城网-陶城报 作者:吴晓波 2015-04-03 点击:2277次 A- A+

  16年未有之巨变

  中国的产业经济发生大的变化,传统制造业感受到天崩地裂,各个环节都发生了变化。中国的实体经济和消费,到底发生了哪些变化?

  1978年以来到今天,中国经历四个大的改革周期,现在到了第4个改革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1978年到1992年,邓小平时期的自下而上的改革阶段。这是顺德这些地方草根发展起来的时期,中国的乡镇企业用工超过了国有企业,占了半壁江山。

  第二个阶段是自上而下的整体配套改革时期。中国政府进行改革,包括分配制改革,大型国有银行的商业化改革,国有企业改革,国退民进,现代企业制度、社会保障制度改革。

  第三个阶段是外延扩张时期。经济总量发展非常快,超过了德国和日本,中国现在是全球的第二大经济体。但是在这个十年里面有很大的问题,我们的经济改革几乎全部停滞,主要靠政府投资、经济投资,把经济拉向前。

  2013年以后就进入了第4个改革时期。

  为什么说2014、2015年以来出现了所谓的产业巨变呢?因为1998年以后形成的三驾马车:消费、出口、投资,在今天已经不能代表中国经济发展,这是16年来最大的变化。

  大企业危机年

  “很多企业不是死在追赶的路上,而是死在领跑的路上”

  我们是靠成本优势赢得中国制造。但是在今天,尤其在佛山,劳动力成本越来越高。每一家企业都过得非常艰难,我们的生产模式、营销模式、人才模式、资本模式,都在转变。2015年是中国大型制造企业非常困难的年份。

  以佛山三水的李宁体育为例,李宁所建立的个人的品牌形象,当消费者已经转移成80、90的时候,李宁的整个品牌已经丧失掉了。在中国,李宁是长期的追随者,追着耐克、阿迪达斯。当你和他们站在同一水平线,你会发现一个问题,你从追赶者变成领导者了,20多年来很多公司死在这条线。全中国最大的饮料企业、全中国最大的西装企业,当你成为领导者的时候,需要承担什么责任?要告诉大家这个行业的趋势是什么,技术上、品牌上、流行元素上要告诉大家这个是什么。你长期形成的后发优势,尾追战略,当你领先的时候,整个战略优势没有扭转过来的时候,优势就会丧失。很多企业不是死在追赶的路上,而是死在领跑的路上。

  今年陷入到李宁式困局的并不止是这家企业,海尔也是这样,海尔裁员2.6万。海尔是有危机感的企业,在张瑞敏的办公室,他的后面挂着横幅,写着: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这是2015年制造业的景象,对于成功者,原来的商业模式、原来的盈利模式在今天都是问题。

  转型之路:

  中国经济四大新动力

  2015年以后,中国经济出现了4个新的动力。第一叫新实业,第二叫新消费,第三叫新金融,第四叫新城镇化,我认为这是中国目前经济发生非常大的变化。为什么把今天的变化叫做新呢?1978年到今天,中国是世界第一大制造业大国。到去年为止中国制造比例已经超过美国了,达到27%;消费,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的消费国;金融,全世界的十大银行中,中国的四大银行全部排在前八位;现在的县城,城市化悄悄变成了城镇化。在这四个已经形成的既有产业格局中发生了新的迹象。

  新实业:

  制造业转型,专业公司+信息化改造+小制造

  制造业是最近这些年引起大家很大争议,很大关注的领域。我们过去所形成的优势在今天都丧失掉了,这是最大的问题。我们原来靠什么东西支撑中国制造呢?原来靠四个东西。第一,我们的人很便宜,用工很便宜。第二,我们的土地很便宜,卖给香港人搞工厂。第三,我们的税收很便宜,我们搞开发区、保税区,很多民营企业偷税漏税。第四,我们对环境保护不需要承担任何责任,可以任意污染河流、污染天空、污染地下水,因为有土地、人力、税收、环境四大优势,所以制造成本比国外低。

  但是我们仍然看到了很多欣喜的变化,我觉得未来制造业的希望,是真正能够从这一次大规模的创新闯出关来的中小企业。大型企业太困难了,大公司病、官僚病,已经很难调整。

  我们说“互联网+”,什么叫“互联网+”?一个传统企业转向互联网以后,我认为必须要形成两个特征,到今年开始做转型以后,你想,这两个特征在你企业中有没有呈现出来?有的话就是“互联网+”的企业。没有转过来,就必须继续创新。哪两个指标?第一个指标是,你的终端产品价格必须跟成本彻底脱钩。你的最终产品定价是由消费者的心理来定的。定价摆脱成本是跟心理有关。第二个,真正的“互联网+”企业要做到C2B。

  你去看阿里巴巴的年报,阿里巴巴去年净利润多少,你知道吧?它200多亿的营业额,净利润48.6%,做武器、做白粉也没那么多,都是你们贡献出来的,哪来那么高的利润?都是传统企业转型所付的成本,都是我们支付的学费。

  制造业转型具有三个关键词。第一,专业公司,你只能干一件事,不能干两件事。我们所有人到网上认知一个品牌,第一件事就是搜索,搜索的是关键词。一个企业如果跟3、4个关键词有关的话,在互联网就是不存在的东西,因为很难被搜索出来。你做瓷砖,未来还是做瓷砖,不要去做别的事,越专业越好。

  第二点,信息化改造。第一,用信息化手段改造内部供应链流程、生产流程、财务流程、OA办公流程,以此来降低成本,使公司的管理优化,提高公司的响应能力。第二,用信息化的手段改造你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当这两件事情发生以后就会出现“中国制造”最大的变化,我们从大制造变成小制造,小制造才能具备“互联网+”的两个基本特点,产品最终和成本脱钩。前段时间苹果出了手表,买这个手表的人,没有人会问你这个表在哪生产的,说明它的成本和终端价格是脱钩的。

  第三,实行小制造,能够形成C2B,这是所谓的小制造。前面讲的,我确实讲过这句话,在未来的5年很可能是传统制造业企业应对互联网最后5年,不会给大家太多的机会。而且在未来的5年里面,一半左右的传统制造业企业迈不过这个坎。现在是进行改革、坚决变革、坚决转型的最后时刻。

  传统制造业转型,我认为有4个基本再造。

  第一个,产品和成本脱钩,大家想想看,产品和成本有没有脱钩。

  第二,有没有实现B2C向C2B的关系再造。

  第三,中高层管理人员有没有完成“80后”再造。

  第四,有没有在中产阶层圈子中形成我们的影响。

  这是面向未来制造业品牌发展四个基本再造。

  这是传统制造业的四条路,如果做到,就真的来到新世界了。

  新消费:

  服务业转型:重度垂直+社区场景+O2O

  佛山有非常浓烈的实业精神和氛围,“互联网+”,首先要“+”什么东西?首先要“+”的是人才,一堆80后、90后的人才和扎扎实实实体店的朋友们一起对撞,这个“+”一定是头破血流的“+”。

  在这样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一个情况,新的消费、潮流又会带来什么变化?1978年到今天,中国36年来现在活着的、喘气的人里面最获益人群是谁?排在前100名的,1962到1975年以来最集中,这一代人完整接受了高中教育,大学四年,甚至七年。毕业以后,我们懂英语,我们懂电脑,很快就把前辈干掉了。在我们20、30岁的时候,这个国家的GDP保持7%以上的高度增长。这一代人真的目睹了沧海桑田的变化,获得了最大的收益。我们这批人里面在30周岁的时候就成为了中国首富,获得了最大的财富。

  最显著的一个变化是,消费时代突变。

  80后和90后开始逐渐主导我们的审美和价值观,引导流行文化。他们未来所形成的消费模式不再是大众消费模式和大众品种,而是小众模式和小众品牌。这对所有生产未来终端消费品的企业来讲都是重大的启示。

  把世界交给80后!这是我最近给一些企业讲课的时候经常讲的一句话。自从了解鹿晗以后,我在想一件事,我看我女儿,我在想我能不能理解她,我是做出版的,每天出100多种书,这是很枯燥的财经书。我能不能理解她?我看到她,我在想另外一个问题。我有没有理解过我的父亲?我发现终我一生没有理解过我父亲,我父亲不理解我,我能够理解90后、00后吗?不能。怎么办?必须跟她和平共处,把自由的选择权交给她,把决策权也交给她。

  今天我们做完这个聚会以后,把我们的中高管全部召集起来,这些人坐在一起的时候,如果80年以后出生的人比例低于30%,你是一个非常苍老的企业了。如果80后的比例在50%,恭喜你,你刚刚赶上这个时代。超过70%,你是一个年轻人的企业。百度现在已经不招85年以前的了。

  新金融业:

  未来所有的生意都会金融化,包括每一块瓷砖都会金融化

  新金融业包括:利率市场化;民营银行获批;支付互联网化;P2P崛起;客户信用的转移。

  金融业的变化在2014年非常大。在建国以后,1949年以后中央政府第一次批复了4家民资银行。当它们冲进来的时候,呆板的银行体系将会垮掉。同时我们的利率改革都在有序往前推进。刚刚开完两会,周小川说2015年央行可能允许贷款利率上限解放,就是利率自己弄。自贸区在搞汇率改革。

  第二个改革是在什么地方呢?互联网公司开始冲击,去年是在P2P。现在在线的P2P有1400家。过去一年为什么对P2P企业管制那么轻松呢?就是搞市场涵盖率,总的市场空间已经被彻底打开了。我们今天所理解的银行,我们今天所理解的贷款,我们今天所理解的理财,各位,和3年以前已经是完全不同。3年以后变化会更加快。今天我们在这里演讲,如果明年我还有机会来到佛山新媒体产业园的话。也许明年有点夸张,但两年后肯定有一个现象会发生,我们在座的伙伴一定没有信用卡,快的话一年会有发生,我们所有的结算都会在线上。

  未来金融业会出现这三个变化,网络银行、在线支付,在线贷款。去年3月份的时候,阿里巴巴推出了1项业务把全部的银行吓出一身冷汗。推出什么业务?阿里有两个部门,一个是B2C的淘宝部门,还有一个是在香港上市的P2P部门。P2P很没落,但去年7月份突然间宣布一项业务,所有在阿里巴巴P2P平台上做生意的外贸企业,做1美元生意,可以贷款1块钱给你,不需要任何抵押,最高可以贷款1千万。这样推出以后,银行说没法做生意了。原来银行要贷款需要抵押、看厂房。阿里说不用看厂房、不用看设备,都没用的,死东西。他看什么东西?看你过往5年和10年的经营业绩和现金流水。为什么银行那么麻烦呢?因为中国很多外贸企业在阿里巴巴做平台,做生意。

  未来企业这一部分,最近有一个东西很火,叫新三板。我前年就说一定要关注新三板,新三板将成为全球最大的中小企业平台,现在已经2000多家了,今年过后应该有3、4千家。新三板,消费信贷、消费信托、融资融券、P2P等等,在未来几年内,无论是一般家庭或者是企业,我们的资金观念和原来会发生很大的变化。未来所有的生意都会金融化,包括每一块瓷砖都会金融化。通过这种金融方式跟消费者建立购买和信任的关系。这是金融业发生的变化。

  新城镇化:

  未来一定会出现死城、空城,只有部分城市有投资和参与建设的价值

  我经常在各地演讲的时候,有人说“吴老师,中国的城镇化已经结束了”,我们很关心这个问题。我们到欧洲去,大家去过欧洲、美国、澳大利亚、日本、台湾,我们在这些国家、地区旅行的时候,我有一次从整个法国,从北面的诺曼底穿到南面的普罗旺斯,又从西面走到东面。发现这些地方天很蓝,很多教堂,人很休闲。但是欧洲地区基本上就是这样,你看不到脚手架,它的建筑发展似乎停止了。而在中国,你到处都能看到脚手架。

  中国现在还是城镇化的过程。这里有两个数据,是全球现在最重要的两大金融中心,一个是美国的曼哈顿,一个是中国上海陆家嘴。这两个数据讲的是什么东西?各位去过曼哈顿没有?曼哈顿看到的高楼都是在1919年到1972年之间建成的,说明什么?说明美国帝国的崛起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果。陆家嘴所有的高楼都是1995年之后建造的,说明什么?说明1995年以后全世界的金融中心以我们想像更快的速度向中国转移。1998年是中国房地产业的崛起,这是过去15年中国经济崛起的重要标志,城市化。

  到今天为止,每个月国家物价总局都会发布上个月的中国商品房交易价格波动,统计了7个城市。说明什么?这是一个传统。过去10多年里面,中国主要的建设工地和主要的商品房价格上涨是在全国的前7大城市。

  今天李克强提出了新城镇化。我认为新城镇化是未来更好的变化。从今以后的10年、20年之间,中国的主要建设工地将不在杭州、上海,包括佛山的市中心。那么会在哪里?会向中国的前7大城市的2.9千个县和3.5万个集镇转移。未来整个建设工地会离开东南亚地区,会离开核心的中心城市。

  这里面有巨大的风险。过去10多年里面,你在全中国的7大城市里面买房子,只要现金链不断,必定赚钱。但是从今往后进入到城镇以后,未来一定会出现死城、空城。只有哪些城市是有投资和参与建设的价值?第一,它的人口在持续增长,第二,它的实体经济和产业是扎实的,就业人口是充沛的。第三,地方政府的公共配套设施是完善的。只有这三条存在,才能实现。我们会在更大的不确定性里面,中国的城市化人口由今天53%提高到75%。

  未来的转型革命

  “即将消灭你的那个人迄今还没有出现在你的敌人名单上”

  我们说产业之变,其实是在这样的情况下,1998年以来所形成的三驾马车的格局在今天发生变化,新的消费族群正在诞生。互联网经济对传统制造业经济造成最终的瓦解。在产业层面上,新实体、新消费、新金融、新城镇化,只要在这四个领域里面跟得上潮流的变化,我们可能在未来继续成为重要经济发展的获益者。

  有一件事情是肯定的,中国经济在未来十几年里面,我们保持平均7%的经济增长,在未来的十年里面是可以预期的。有些美国学者认为中国经济在未来5、6年会垮掉,我认为不可能。美国经济保持1.5%的增长,你算一下,我们现在的经济规模是美国的一半。简单算一下,我们这个国家应该在未来13—15年之内有机会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而在这个过程中,现在我们走到新的瓶颈了。

  所以说在今天的中国,虽然很困难,怎么办?家电行业、服装行业很困难,能不能转型?我问能不能发明克服癌症的药?做不到。那能不能把海水变成淡水?也不能。那能不能做一辆无烟汽车?做不到。那你还是做你的家居,好好卖你的电器,好好做你的马桶盖,只要做到极致,还是有庞大的消费市场。

  日本搞技术创新,我们搞技术创新,我们的优势在哪里?我们有它10倍的人口。所以今天的中国没有夕阳产业,也没有传统企业。

  未来谁会革我们的命呢?这一次的变革,这一次的产业转型不将是线性转型,也不是缓和式的,它是压扁式转型。互联网经济压我们,新的消费者压我们,整个都在压扁我们。我们今天都是做瓷砖的企业,做洁具的企业。我是老板,谁是我们的敌人?我相信如果各位不好好转型,消灭各位的那个人一定不在现场。

  有个人叫凯文·凯利,说“互联网经济基本特征就是失控”。他来中国,腾讯向他请教问题,“未来要消灭腾讯的企业是谁?”他说这个问题价值10亿美金,不能告诉你。其实一开始他也不知道。我认为应该是这样,可能是我们转型之路上给我们信心、保持警惕的一句话,可以说,即将消灭你的那个人迄今还没有出现在你的敌人名单上。

0网友评论
品牌推荐 >>
  • 热门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