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陶业:环保壁垒降临时,排放标准成“反击战”

来源:腾讯财经 作者:记者 炫风 2015-04-27 点击:1139次 A- A+

  一边是“绝不手软”的整治风暴,另一边是陶瓷企业抱团“反击”,终使排放标准得以一定程度下调:对于地方政府而言,环保和经济发展,都是他们被考核的任务。这不单是一个地方,一个行业的环保与产业故事,更是中国制造业,尤其高污染产业在当前环保执行尺度日趋收紧之时的应对“样本”。

  “如一刀切关闭陶瓷生产线,将产生工人欠薪、供应商追款等风险。” 在一份报告中,广东省佛山市的某个镇区政府,向上级部门发出了“警告”,希望对于占到当地财政收入九成的陶瓷业整顿有所放缓。

  但这样的理由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好用。这份报告得到的最终回复是:“该整改的都应该下定决心狠抓整改,不能手软。”

  对于很多地方的陶瓷企业们来说,2014年到现在都不能说是好光景。因为,在市场萎靡、产能过剩的阴影笼罩之外,环保的压力直线上升。

  ——“过去这么久都没有认真对待环保,转眼发现,环保一动真格,工厂就站在了停产的边缘!”

  陶瓷生产经历高温烧制,消耗大量煤炭和燃油之余还产生大量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粉尘,这使得陶瓷业成为空气的最大杀手之一。多年前,环保部门已给这个行业制定了污染物排放标准,但实际的严格执行——在地方政府的强势支持下——在去年才刚刚开始。

  于是,佛山陶瓷企业们,乃至广东、全国的陶瓷行业都陷入一轮“环保危机”之中。为了应对,佛山的企业们还曾联名上述环保部,致使后者修订几年前订下的污染物排放标准,但即便如此,不少陶瓷企业仍因不能达标而导致停产整改。

  曾经是全国各地招商引资宠儿的陶瓷行业,转眼面临被驱逐的命运。这不单是一个地方,一个行业的环保与产业故事,更是中国制造业,尤其高污染产业在当前环保执行尺度日趋收紧之时的应对“样本”。

  环保壁垒降临

  在2014年,被环保部纳入PM2.5监控名单,中国的190个地级市之中,广东的21个城市全部上榜,其中佛山排在第152位,在广东省仅次于肇庆之后,而这两个地级市,陶瓷业皆是相对集中。

  佛山的地方部门并非不了解陶瓷行业对当地空气的影响。佛山市环保局相关人士对腾讯财经《棱镜》表示,佛山陶瓷业为经济发展做出来巨大贡献,另一方面,佛山陶瓷行业高能耗、高消耗的生产方式,一直是环境管理的重点。

  多位陶瓷业人士对《棱镜》描述,在上世纪,陶瓷业投产基本上没有环保的约束。直到今天,在内地一些新兴的陶瓷产业聚集地,陶瓷厂的污染还如同过去那样“显而易见”,到处可见粉尘厚厚地覆盖着房屋、树木和地表。

  陶瓷业排放的空气污染物包括二氧化硫、粉尘和氮氧化物等等,也是酸雨、雾霾形成的主要元凶。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环境标准研究所所长武雪芳曾表示,当前我国大气污染形势是,二氧化硫污染居全球之最、二氧化氮污染居全球之最、细颗粒物污染居全球之最。

  早年,在佛山等陶瓷业先期发展地区,很多陶瓷厂并没有脱硫(针对二氧化硫排放)、除尘(针对粉尘排放)、脱销(针对氮氧化物排放)等针对性的环保处理设备。按照环保设备界人士的介绍,相对于水污染来说,陶瓷厂的空气污染更难监控,现在的一些地方,得在陶瓷厂的烟囱安装探头,由环保部门联网监控。

  李明玉是暨南大学环境工程研究所副所长,他对《棱镜》说,在脱硫、除尘和脱硝这陶瓷行业三大环保投入之中,前两者的技术相对成熟,已在佛山等地方的陶瓷企业普遍推广,然而,由于没有强制进行脱硝投入,陶瓷企业的氮化物,过去一直被随便排放。

  从21世纪开始,佛山的陶瓷企业已陆续被淘汰、或者主动转移,上述佛山环保局人士对《棱镜》形容,目前全市的陶瓷生产企业剩余60多家企业,而在2014年的广东省对空气污染物防治重点监控的企业名单里,仍有6家佛山陶瓷企业。

  “2014年,中央对地方政府由原来的GDP考核,改为环境考核。所以地方政府就重视了环境,比如在2014年的名单里面可以看到,PM2.5全国都纳入到名单里面的190个地级市。”当地有名的陶瓷龙头企业蒙娜丽莎集团董事张旗康对《棱镜》分析原因。

  在去年4月通过的《环保法修订案》,被称为史上最严的新环保法也被普遍视为推动力量。在2015年开始施行,对污染违法者和主管部门负责人制定了严厉的行政处罚手段,环保部门也被赋予更大权力。去年7月,佛山就制定、颁布了陶瓷行业大气污染综合整治方案,对佛山全市63家陶瓷企业将实施烟气污染深化治理。

  排放标准“反击战”

  地方政府决意强制要求陶瓷企业们在新环保法实施前达到环保标准。在佛山,陶瓷企业们开始恐慌。佛山市陶瓷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张勇文对《棱镜》说:“政府要企业们在规定的时间里达到标准。如果企业没有及时的投入(环保),没有达到标准,就要停产。”

  “按照治污的要求,查看环保部门2010年制定的排放标准,企业们普遍觉得无法达标,实在太严了!”张旗康说。

  事实上,国家环保局曾在2010年就颁布了针对陶瓷行业的《陶瓷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GB25464-2010),包含了二氧化硫、颗粒物(粉尘)和氮化物等指标。

  张旗康对《棱镜》描述,过去陶瓷企业们环保意识不足,环保部门到地方针对陶瓷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的调研、制订,企业们的草草应付致使环保部制定了相对严格的标准。“2010年时候,没有一家企业自己有检测设备的,但它们不重视这些调研,上面下来排放的问卷,瞎填。”

  陶瓷企业们决定抱团出击。佛山市陶瓷行业协会及佛山40多家陶瓷企业,联合向广东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和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递交《关于“陶瓷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执行等情况的紧急报告》,指该标准“没有充分考虑到行业的实际情况和当前的环保技术水平,有些指标甚至比等发达国家还要严格。”

  在去年7月份,国家环保部标准司带领专家团队到佛山进行陶瓷行业调研,包括召开现场会议,到蒙娜丽莎等陶瓷企业进行考察等等,12月20日,环保部公布了标准的修订版,对其中多项指标进行调整,被陶瓷企业们形容为“对陶瓷行业特别是佛山、肇庆的陶瓷企业来说,就是‘救了一命’,赢得了宝贵的整改时间。”

  不过这个调整也引起了环保界的争议。在调研流程上,多位人士向《棱镜》表示质疑,认为环保部到地方调研,只征求陶瓷企业与部属科研机构的意见,而不广泛征求环保机构的意见是有失全面客观。在调研结论中,李明玉等也认为,这次标准的调整是极大的倒退。

  “标准修订里,陶瓷厂的脱硝要求少了很多,它们能多排了70%氮氧化物到空气中。”李明玉说。另有环保公司负责人对《棱镜》表示,有些排放指标比原来放宽了两倍之多;除尘技术早已普及成熟,投入成本不高,但粉尘排放标准也被放宽了三倍。

  在脱硝投入的技术可行性与成本大小问题上,陶瓷业界与环保业界也是有不同意见。李明玉等认为陶瓷业脱硝工艺已经成熟,成本也可控制;陶瓷企业界则意见相反,指在脱销投入过于巨大、效率不可控乃至影响陶瓷产品质量等,在联合上书中表示目前没有合适的脱硝技术用以陶瓷企业控制氮氧化物的排放。

  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对《棱镜》介绍,脱硫、除尘和脱硝在技术上有先后成熟的阶段,一般而言,脱硝在工艺上相对复杂、成本也高;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陶瓷企业环保负责人则对《棱镜》表示,目前已有适用于陶瓷业的,可应用的脱硝工艺与设备,投入、安装与维护并不复杂。

  佛山市环保局这样对《棱镜》表示2014年至今对陶瓷行业污染整治的结果:要求在2014年11月1日前,全市陶瓷企业全面达到《陶瓷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GB25464-2010)的指标要求,削减陶瓷企业大气污染物排放总量;要求2014年12月31日前全面完成安装在线监测和监控系统,与环保部门联网,以实时监控企业的大气污染物排放水平。经过一年的整治,全市的陶瓷企业都完成了整治任务。

  “长远来说,陶瓷企业们只是赢得了时间。目前的标准修订是暂时的,到一定时间以后,国家就会对这些标准进行更新。” 佛山市陶瓷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张勇文对《棱镜》说。

  政府意志成整顿推手

  暂时避免被标准“斩立决”的企业们仍未能安寝。去年年底,佛山环保部门组织对陶瓷企业抓抽检查,有11家企业被抽中,据悉,抽检的检测依据,仍然是“史上最严”的2010年原标准,“幸免”未被抽中的企业则观望这轮抽检的结局——“如果是按照那个标准折算,我估计是不可能有达标的。如果说按照修订单后的有可能有达标的,但也不可能百分之百达标。”张旗康坦承。

  知情人士表示,为了在消灭空气污染的竞赛里尽快摆脱落后局面,在全国陶瓷产业集中的地区之中,佛山市对陶瓷企业的环保要求最为严格,包括提出按照2010标准强制要求企业对脱硝进行投入。“减排的压力很大,省压市,市压区,各区环保局长并不好做。”

  《棱镜》得到的多份地方政府文件显示出一种复杂的情形。某地级市在2008年开始大规模引入陶瓷企业,空气污染问题日趋严重,而且很多陶瓷企业在当地并未取得环评许可证就已经投入生产,当遇上去年开始的环保检查整顿潮之后,这类历史问题暴露无遗。

  文件描述,该地级市一度向上级发出报告,指陶瓷企业在当地解决农村劳动力就业问题,在有的镇区,陶瓷行业甚至占到财政收入的九成。该镇领导班子请求,“如一刀切关闭陶瓷生产线,将产生工人欠薪、供应商追款等风险。”希望上级部门对当地陶瓷企业的整顿有所放缓。

  不过,该市的上级随即召集环境部门开会,决绝了该地级市的请求——“要站在更高的全局角度上上去思考问题。将来陶瓷产业的发展必定有更高的环保要求,该整改的都应该下定决心狠抓整改,不能手软。”

  近年陶瓷产业投资集中的其它地区,对陶瓷业的整顿也在进行。在广东的肇庆市,在去年2月就对陶瓷企业们发出要求,如果环保不达标就要关停整改乃至就地关闭。与广东江门、福建泉州、沈阳法库等地区一样,肇庆市还全面强制陶瓷企业使用天然气生产,并用财政补贴的形式加以推动。

  不过,很多地方行业媒体也描述,强制使用天然气的方法,令一些地区的天然气价格飙升,有些企业为此而主动选择停产观望。另外,也有环保机构指出,煤改气对氮氧化物的减排并无帮助。于是,陶瓷行业和环保行业正在展开另一场关于环保投入的,节能减排与企业生存的三角讨论之中。

0网友评论
品牌推荐 >>
  • 热门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