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梧携手 商业新模式形成产业链1+1>2

来源:佛山日报 作者:记者 李静 王亚亮、莫璇 2015-05-05 点击:2093次 A- A+

  从年税收5亿元的农业县,到年税收15亿元的工业县,2014年财税收入跻身广西县域经济前十强——梧州市藤县完成了一次经济飞跃。这其中,佛山转移出去的陶瓷产业为藤县的腾飞立下了汗马功劳。

  藤县近约三分之一的产值来自于陶瓷产业,所有的陶瓷企业基本聚集在藤县陶瓷产业园。园区内现有20家陶瓷企业,其中有14家是佛山企业,包括佛山新中陶、佛山金舵陶瓷等知名品牌的生产基地。藤县陶瓷产业的发展状况折射出佛山与梧州产业的密切关联度。

  “梧州的工业和佛山有很强的互补性和梯次承接性。佛山和梧州的产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梧州市市长朱学庆说,随着南广高铁开通,梧州与佛山的地理距离拉近,梧州与佛山的产业合作将更加紧密。

  早期:佛企转移变身梧州行业龙头

  “我们2009年搬到藤县,在陶瓷行业,我们的规模和产能应该都算得上梧州第一位,甚至广西全区都名列前茅。”广西新舵陶瓷有限公司(下称“新舵陶瓷”)董事杨根铨说,新舵陶瓷在藤县共投资6亿,若满负荷生产,年产量可达3000万吨。

  新舵陶瓷是广东佛山金舵陶瓷集团公司搬迁而来,杨根铨本人也是佛山南海罗村人,是名副其实的“星期六老板”。杨根铨2014年当选为藤县政协委员,为藤县做强陶瓷品牌建言献策。而在藤县陶瓷产业园的工业大道上,停满了粤E牌载货大货车,这些货车每天深夜往返梧州、佛山两地运输陶瓷。

  佛山产业转移成为梧州县域经济工业化的动力,不仅在陶瓷产业上有绝对体现,在不锈钢制品产业上,佛山与梧州的产业联系也密不可分。梧州不锈钢龙头企业,广西梧州市金海不锈钢有限公司和广西梧州市丰盈不锈钢有限公司就是由佛山市金海辉煌不锈钢有限公司投资建设。

  数据显示,2014年,梧州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完成工业总产值1917.18亿元,同比增长10.4%。这其中,陶瓷产业工业总产值160多亿元,不锈钢产业贡献超过150亿元。不难看出,佛山的产业转移,成为梧州工业化不容置疑的支柱力量。

  “梧州与佛山同饮一江水,一直以来就有很好的产业合作关系。”朱学庆说,两地在语言、饮食文化上的相似性,为产业深度合作打下了基础,“梧州的劳动力成本、土地资源与佛山相比都有相对优势,高铁开通后,梧州或将承接更多来自佛山的产业转移。”

  现在:从来者不拒到宁缺毋滥

  “高铁开通后,经常有不少珠三角企业组团来藤县考察。可是我们的土地指标已经没有那么多了。征地对政府来说也是一件难事。”藤县工业集中区管委会办公室副主任黄俊杰这句话,折射出不少企业在传统产业转移模式上的困局。

  “我们是最早来藤县的一批企业,当时土地限制并不那么严格。现在很多企业想来也没有地了。”杨根铨说,对陶瓷这种传统产业来说,当地政府对环保的要求也逐年提高,“去年我们就用1000万元,购置了环保装置,成本并不见得比佛山低。” “早期的产业转移并没有建立平等合作的关系。企业与政府之间也更多是协商,并没有形成规制式的关系。”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广西梧州人民政府党组成员徐文伟说。

  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被梧州当地政府看作是开创区域合作新模式的“试验田”。梧州市在最东面划出70亩土地,与肇庆市共建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截至目前,试验区共引入68家企业,工业产值达到123.31亿,投资额达到458亿。

  随着高铁时代到来,梧州对待招商引资项目也从过去的来者不拒,进入“宁缺毋滥”新时期。2014年,仅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就拒绝了20多个投资项目,涉及资金30亿元。“捡到篮子里都是菜”的做法已经被当地政府抛弃。

  “我们制定了产业指导目录和准入负面清单,凡是列入负面清单的产业项目,一律不允许进入试验区。”徐文伟说,高铁经济时代,梧州迎来前所未有的招商机遇和政策优势,试验区对招商引资有严格产业规划,“我们不缺项目,决不降低环保‘门槛’。”

  未来:佛山可在梧州设“非都市功能区”

  “试验区是企业享受政策叠加红利的平台。入驻企业适用政策‘择优选优’的原则,也就是说广东、广西的优惠政策,企业觉得哪个更实惠就选哪个。”徐文伟说,东部的先进理念、金融资本可以无障碍的进入西部地区,西部地区的资源无障碍地进入东部地区。

  试验区享受东部西部地区以及两广政策叠加,试验区内实行择优适用、先行先试;将成立统一的管理机构,建立联合工作领导小组、管理机构、开发建设公司三层管理运行架构,实行统一规划、合作共建、独立经营、利益共享。

  粤桂合作试验区释放的改革红利,已经吸引了微软、中兴、法兰集团等知名企业纷纷进驻,国光电器甚至把位于广州的1100亩产业制造基地整体迁入。在市级层面的合作上,试验区与广州市的战略合作计划也正在酝酿中。

  “广州先进企业可以将总部经济、生产研发基地都放在试验区。试验区内的广州产业园区,有点像广州非都市圈功能区。”徐文伟说,佛山与梧州也可以探索建立类似的新型合作关系,“佛山可以将先进产业的上下游链条放在试验区,建立佛山产业园,相当于佛山产业的一个功能分区,佛山的产业飞地。目前已经有3家佛山环保企业进驻试验区。”

  相比较过去佛山、梧州两地的合作,只有生产基地转移,而供应商、下游企业、销售中心仍留在佛山的产业合作模式,不少受访官员认为“佛山与梧州的合作,应该进入平等合作关系。形成产业链上下游的互动,这样的合作才能产生1+1>2的效果。”

  专家点评

  佛科院李俊慧博士:产业转移须与产业升级同步

  梧州历史上虽然与广东的关系非常密切,很早以前就有大量的广东商人在梧州做生意。但在最近几年珠三角的产业转移过程中,由于肇庆等广东省内的城市有着更为便利的地理优势,梧州实际上并没有太大规模地承接到佛山等地的产业转移。如今随着高铁时代的到来,时空距离一下子大为缩短,也给梧州掀开了与佛山产业协作的新篇章。

  但我们也要看到,产业的转移并非只是简单地换一个地方一成不变地继续以往的生产,在这个过程中,企业也要跟着升级自身的生产设备以及生产工艺,以适应当地政府引入产业但绝不希望引进污染的客观需求。梧州藤县的陶瓷工业园算得上一个比较成功的范例,这里引进的不但是比较有名气的佛山陶企,而且企业也在转移的过程中升级了环保装置。今年国家史上最严厉的新《环保法》落地执行,很多陶企都因未能符合环保要求而不得不停产整改,而藤县的陶企却能继续生产,轻松占领市场。这也说明,在新的时代,产业转移必须与产业的转型与升级同步。

  记者手记

  梧州能复制珠三角的成功吗?

  梧州历史上被称为“两广咽喉”。作为“百年商埠”,梧州与“四大聚”之一的佛山崛起的路径几乎如出一辙,都是依托水运,逐步发展成为商品的集散地,并衍生出传统的手工业体系。当水运不再是商品流通的最主要运输方式之后,两座城市都不同程度面临着衰落的危机。命运在1978年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之后发生转变,佛山借毗邻港澳等优势,走向了制造业的辉煌。

  历史的辉煌与曾经的衰落让梧州比其他城市更能理解“路通财通”的深刻含义。高铁的通车拉近了梧州与珠三角的时空距离,也让梧州人也看到了三十年前佛山人所看到的巨大的发展机遇。珠三角的产业转移,梧州是广西最具优势作为承接地的城市。梧州提出的“东向战略”,堪称“天时地利人和”。

  历史是相似的,现实却永远在变化中。今天的产业转移与三十年前的产业转移有着质的不同。如今的区域合作的内涵,也已经远远超越了产业转移的内容。梧州不可能照搬珠三角三十年前的成功模式,梧州也在积极探索粤桂合作的新模式,与肇庆合作成立了粤桂合作特别试验区。在新的历史时期,梧州能否探索出区域合作的新模式?我们拭目以待。

0网友评论
品牌推荐 >>
  • 热门文章 >>